靈瀾俠影
小說推薦靈瀾俠影灵澜侠影
“又是你!”
大战依旧,宫若新与从天而降的人影匆忙对了一掌,看清来人后,愤懑而言。
“宫若新,你为人做事未免也太龌蹉了吧!单打独斗,恐会打不过我师妹,这就率人一拥而上,你就不怕毁了你的名声么?”
来人依稀而语,话语虽轻,却不得不让宫若新有些忌惮。
两日前的较量,他仍历历在目!
“哼!老夫行事向来如此,难道顾少侠才是第一天认识老夫么?”
面对顾轻颜和萧芸月等人的突然出现,宫若新虽心有所惧,但他又岂会怕这突如其来的祸端。
这里是他的地盘,在他宫若新的领地上,他还从未怕过谁。
回到地球當神棍
不过是徒增一场巨大的消耗战而已!
“原来宫大人早就撕下了伪装,我还以为你会故作矜持呢!”
顾轻颜闻言冷冷而笑。
面对宫若新的话语,他听在耳里,想在心里。
“小子,你别得意!这里毕竟是老夫的地盘,想要在我的地盘上肆意妄为,恐没那么容易!”
宫若新见状说着。
别说自己的武功已经有所精进,再加上门下弟子和卫士近百人,要击败陆灵儿和顾轻颜等人,不过是时间问题。
对此,他从不担心,他担心的是,顾轻颜明知这里是龙潭虎穴,以他的武功和聪明才智,他为何敢不顾一切的闯进来?难道就是因为他师妹陆灵儿被困在此地吗?他为何早不出现,早不出现,偏偏在这关键时刻才出现?难道他有何目的不成?
宫若新想着,但也不过是闪念而过的念想而已。
他既然敢对陆灵儿下必杀令,他早就做好了与陆雪涯鱼死网破的准备。
他想:“沧龙山庄都能控制,再说银仙宗已听命于他,听风阁也处于观望态度,他浮影门早就在不知不觉间被孤立了!他还怕他一个浮影门不成!况且,他低估了陆灵儿的武功和才智,在沧龙山庄沈贺年身死这件事情上,陆灵儿迟早有一天会知道真相!他现在甚至觉得,陆灵儿已多多少少掌握了一些蛛丝马迹了!”
或许正因如此,他这才对陆灵儿下了杀手。
但其中缘由如何,仍是一个迷,一个暂时恐怕也解不开的迷。
不等他再次细细思量,便闻顾轻颜笑道:
“是吗?那就要看看宫大人能做出怎样的选择了!”
此言虽轻,却让宫若新不敢轻举妄动。
只见陆灵儿与骆小蝶等人仍在激战中,打的不可开交。
陆灵儿武功虽高,但在骆小蝶率人一波又一波轮番的猛烈攻击下,陆灵儿却未能占到明显的便宜。
反倒是在短短的一瞬间,陆灵儿被压制的无法抽身,这是陆灵儿没想到的。
但如此僵持,终究不会持续太久!
随着萧芸月和徐章等人陆陆续续加入战斗,陆灵儿的压力瞬间变得小了许多。
她虽不能在敌人围攻间游刃有余,但她足可以掌握场上的主动权。
若非她天生怀有一颗不喜杀戮的慈悲之心,就凭骆小蝶等人的围攻,她有足够的把握在三五招内变能取得主动。
她的浮影剑虽已出鞘,但也不过是为了对付宫若新与骆小蝶等人一起的合围罢了!
如今,宫若新被大师兄顾轻颜死死缠住,再加上有萧芸月和徐章等人的从旁协助,要击败骆小蝶等人,可谓是轻而易举。
但她似乎忘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她们不是在荒郊野岭或是城外树林与人对战,而是正在与声名大噪,行事毒辣和皇帝宠丞宫若新作战。
她们所要面对的敌人,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简简单单的这些人!
或许这就是到现如今,宫若新仍在不慌不忙的与顾轻颜形成短暂对峙的原因。
“哈哈,顾少侠,其实你有没有考虑过,若是咱们联手,那天下会是怎样一种光景?朝堂有我浣花门,江湖有你们浮影门,这一内一外,可谓进退自如,届时江湖各大门派定会为你们浮影门马首是瞻,想想这是多么有气派和荣耀之事,对不对?”
宫若新的话语一出,却被顾轻颜冷冷的回绝了。
“宫若新,你别白日做梦!我们浮影门绝不会与肆意陷害忠良,滥杀无辜,行事阴险狡诈的小人合作。”
顾轻颜的话语一出,便将宫若新肆意隐藏的怒火一瞬间点燃了!
听得宫若新言辞激烈道:
“你说谁陷害忠良?谁滥杀无辜?谁阴险狡诈?说谁小人呢?”
“我说谁自己心里清楚!”
顾轻颜之言,寸步不让。
“你……”
听闻此言的宫若新,半天才憋出个你字来,显然怒气已极。
若不是考虑援兵未到,若贸然出手,恐会让陆灵儿等人逃脱,届时再想找机会一网打尽,可太难了!
宫若新看着顾轻颜那股恃才傲物气劲,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样子,宫若新缓缓而语,将心中的怒火,再次暂时压制下来。
“顾轻颜,你别以为老夫真的怕你,若不是看在你师父与老夫曾是同根同源的份上,就凭你刚才之言,信不信,老夫分分钟就能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是吗?这么说来,我顾轻颜还要感谢你的不杀之恩咯?”
顾轻颜岂会把他放在眼里。
若不是为了对付宫若新,好让师妹她们有机摆脱宫若新的控制,他早就运气而起,与宫若新在东华亭上空大战了!
“顾少侠,其实如果我是你的话,真应该好好考虑我刚才的话,要是咱们两家能够联手,试问江湖各大门派,还有谁是咱们的对手?届时咱们可是要风得风,要雨有雨,何愁大事不成!”
宫若新再次细细说来。
他的思量,谁也说不清楚。
但顾轻颜岂会轻易让宫若新的计划得逞?
他作为浮影门大师兄,岂会让浮影门的弟子在将来有一天会陷入不仁不义当中!
顾轻颜想都没想,便回绝了!
“宫若新,我还以为你有多大的定力呢!我看这就是做梦也要达到的目的吧!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轻易将自己精心设计的计划说给不相干的人听,这不是容易惹来杀身之祸吗?”
顾轻颜的话语,让宫若新顿时火冒三丈起来。
但别人又怎会知道,他如此做法的真正目的呢!
这一切,不过是一场若隐若现的较量而已。
“好了!宫若新,说了这么多,也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
顾轻颜见状缓缓而语,十分自信。
“是吗?哈哈哈……”
不曾想,宫若新闻言不曾惊讶,反而迎着天空,哈哈大笑起来。
那般肆无忌惮,自信满满,让人琢磨不透。
“你笑什么?难道我说的话,有这般好笑吗?”
惹得顾轻颜问道。
“顾轻颜,实话实说你,今天你们谁也走不了!”
宫若新发话了!
依旧是冷冷之言,却在言语间散发出一股弑杀之气。
“是吗?我到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能够留下我们?”
顾轻颜闻言,缓缓而语。
他同样自信。
凭他的武功,要想从宫若新的手中救走一两个人,还是不费吹灰之力的。
再说,他已看出师妹已经从骆小蝶等人的合围中抽出空来,随时都能逃离。
他实在想不出,他宫若新哪里来的勇气和自信,敢在他面前如此大放厥词!
“哈哈,别急,很快你就会看到老夫的手段。”
宫若新的话语虽轻,却让顾轻颜第一次有些紧迫感。
他隐约觉得,一种不祥的预感正在笼罩着他们,让他们逃脱不得。
为今之计,只有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却不想随着宫若新一声令下,一切都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