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47n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討論-第八十四章 陷入兩難困境相伴-iqtj1

攻心女孩不好惹
小說推薦攻心女孩不好惹
沈雅韵发现这个死角上设计了门,门如同墙一般白而实,让人不容易发觉。
这时沈雅韵的手机响起,她迅速接起,葛元硕着急火燎地问道:“你在哪?”
“在一家废弃的工厂,你从第二个小树林穿过来就可以看到。”
最后一个盗墓人 黑色无为
突然嘟嘟嘟…
信号受到干扰,沈雅韵的手机信号格都没了,心里咯噔一下。
空气中弥漫着不寻常的气息,九九猛吠了起来,后脚站立前爪指向墙角,不断地晃动身子,感觉到坏人的脚步声。
咯吱一声,墙角隐藏的门被拉来,沈雅韵警惕地退后两步,九九被龙标拉了回来,出现了六个黑衣人,一个个体型彪悍,手上拿着电棒,黑色墨镜遮掩双目,面带凶光。
其中一个领头人机械性地说:“要进来,只能一个人,你。”
说完指向沈雅韵,葛丰厚将她拉在自己身后,“我进去,何必为难一个小姑娘。”
沈雅韵看着平时油腔滑调的老爷子正义凛然地将她护在身后,心里暖暖的,但是现在不是她感性的时候。
她对着他说:“老爷子,他们要见的人是我,你们都去外头等着,如果我有什么不测,记得替我收尸。”
话语中带着暗示,洪亮的声音在整个工厂中回荡,黑衣人看着他们玩不出什么花样,催促道:“快点,没时间听你们废话。”
沈雅韵俯在葛丰厚耳边,快速说道:“总裁快到了,他们人多势众,半个小时内没出来呢,就要搬救兵了。”
沈雅韵给了个让他安心的微笑,小酒窝跟着浮动,她对着黑衣人说:“他们都是老弱病残,能否让他们出去外头等。”
黑衣人留下两名手下看守着葛丰厚和龙标,沈雅韵独自进入密室,一片漆黑,只有不远处有一道昏暗的黄光,她轻踩着地板,伸手不见五指,只能听到地板脆响。
后面已然跟上四名黑衣人,密闭空间里她十分不适,头昏昏的,忽而,脖子处被人狠狠一击,整个人瘫倒在地上。
妙手神醫 麒麟
———
一盆脏水泼了上来,沈雅韵意识渐渐清醒,醒来时双手已被拴在吊杆上。
她转头看到自己另一侧也吊着一个人,那人的身躯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
侧脸的巴掌印…
她立即叫出:“沈家栋!”
沈家栋喘息着,无法回应自己,沈雅韵看着龚娜坐在他们前头,阴森森地看着她,一言不发。
沈雅韵再一看,自己脚下铺满了草,他和沈家栋被吊起来的架势属于一个天平状态,稍有一方用力,另一方便会上升,双双捆绑在一个吊杆上。
龚娜这时缓缓开口,带着嘲笑讽刺:“沈雅韵,你这张小脸可不得了,迷惑男人迷惑得不要不要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沈雅韵见她已是癫狂。
“我最讨厌就是你这张嘴了,伶牙俐齿的,我看看是先撕了你的嘴还是划了你的脸。”龚娜大步走在她面前,小刀子不断着在她面前比划比划。
重生之錦繡鳳途 尋找失落愛情
沈雅韵从容不迫,丝毫不畏惧,“我看你是误会了,我对这老头没兴趣。”
楚有喬木遙月相歌 七米塘
龚娜哈哈大笑,房间内余音缭绕,“太好笑了,你对他没兴趣,你会找到这里吗?”
“我放着葛元硕不要,要你这个二手货做什么,他救过我,找他不是很正常吗?
你看他已经奄奄一息,你们同床共枕二十载,你就舍得这样对他吗?”沈雅韵试图劝服她。
龚娜看着沈家栋,眼睛都睁不开,倔强地不求饶,她接来一盆水,往沈家栋的脸上一泼,上半身已经湿透了。
沈家栋沉重的双眼睁开,龚娜呲牙咧嘴的模样再次出现。
“沈家栋,你怎么样?”沈雅韵关心地喊着。
長安十二時辰
这个声音…是…
沈家栋转过自己左侧,吃惊地说:“小韵…你…也被…抓…来了…”
他隐忍了那么久,任由她发泄,可他万万没想到,龚娜会胆子那么大,连沈雅韵也抓来了,他就算死也要保护自己的女儿,这是他做父亲的觉悟。
咬牙对着龚娜开骂,情绪颇为激动:“龚娜你个疯女人,你到底要做什么?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你牵扯她进来干嘛!你个疯子!”
龚娜呵呵嘲笑,扯着沈家栋的头发,对沈雅韵说:“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你看他多维护你。”
沈雅韵整个人被吊得上升了几十厘米,她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刺激龚娜,她已经魔怔了。
吸了口气对着沈家栋说:“是我自己找来的,不是她抓来的,沈家栋,你有什么话好好跟她说,他可是你的爱人,我什么都不是。”
龚娜稍有些缓解,但是一看到沈家栋眼睛里都是沈雅韵,满脸都是焦虑和担心,她就气打不到一处。
找到准备已久的Gas(氵气氵由英语),在他们悬空的身下浇了一圈,丧心病狂地浇着。
沈雅韵觉察情况不妙,她已经走进深渊,怎么拉扯都无法让她回头。
沈家栋摇摇头,顿时认错:“对不起,我错了,娜儿,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龚娜浇完一遍,丢弃手中的油桶,眉毛一挑,灿烂地笑着说:“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我说我错了,我们重新开始。”沈家栋恳切地说。
龚娜喜出望外地说道:“那行,我们烧了她,重新开始。”
“…”沈家栋没想到龚娜始终不肯放过沈雅韵,他怎么可能这样做!
“不可能。”
龚娜拍拍手叫好,“呵呵,我就知道你是装模作样的,让你牺牲她就这么不舍是吗?”
她转而对沈雅韵说:“那你想活吗?”
沈雅韵盯着她手上的打火器,她满眼都是仇恨,看来她是做好同归于尽的准备了。
她要尽量拖延时间,顺着她的意说:“想。”
“很好,我把这个打火器放在你们脚下一人一个,谁踩下来,另一边就会点燃,我把选择权交给你们,怎么样?”
龚娜还没开始布置,便想到这个非常好玩的游戏,就想看看他们到底怎么选择。
沈家栋摇摇头,留下泪水,闭着眼说:“龚娜,不可以,她是我的女儿。”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