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ck4d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笔趣-第五百零二章 竟然有特殊癖好?鑒賞-o1di3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小、小兄弟,刚才是老夫思虑不周。”丁老怪干笑两声,勉强使自己保持冷静,“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能做到,老夫一定尽力。”
“一万本上古典籍!”钟文伸出一根手指。
“一万本?”丁老怪险些以为自己听错,“小兄弟,你可知道上古典籍的价值?”
“当然知道。”钟文一脸淡定。
“那么你也应该知道,无论何种级别的炼丹师出手一次,都换不来一万本古籍。”
“只是炼丹,自然值不得这么多。”钟文微微一笑,“若是再加上前辈的性命呢?”
“什么?”丁老怪一时没听明白。
“若是晚辈能够治好你的伤。”钟文耐心解释道,“值不值一万本古籍?”
“你要替我治疗?”丁老怪伸手指了指钟文,又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语气之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不错,我可以治好你的伤。”钟文点了点头,一字一句道。
能够令“当世第一神医”都束手无策的伤势,自然没那么容易治好,诚如钟文先前所说,想要化解丁老怪心脉间那道跗骨之蛆般的古怪灵力,除非圣人出手,否则即便是入道灵尊,也绝难成功。
然而,在与丁老怪聊天的过程中,钟文忽然发觉,和天玑交手时的那种奇妙感觉再次出现。
如同在脑中安装了“雷达”一般,他居然可以在没有任何身体接触的情况下,“看见”丁老怪体内的伤势。
无论是受伤的部位,以及那道古怪灵力的流动路线,都是那般清晰明了,恍如亲眼所见。
自从丁老怪医术大成之后,这大概是他第一次听说有人要替自己治病,内心不自觉地涌起一股滑稽感。
“我可以先替前辈治疗。”
钟文很有服务意识地提议道,“若是治不好,这‘神皇焱焱丹’,就无偿替前辈炼制了,如何?”
“这……不太好吧?”
或许是钟文开出的条件太过优厚,连白_嫖党丁老怪都有些不好意思道,“老夫这病有些古怪,若无圣人出手,只怕……”
“晚辈自有办法。”钟文脸上满是自信,“一万本古籍,这笔买卖做不做,还请前辈给个说法。”
丁老怪思前想后,只觉无论如何选择,自己都不会吃亏。
若是钟文治疗失败,便等于自己免费请到一位顶级炼丹大师出手相助。
尽管看似可能性极低,可万一钟文能够治好自己的伤势,那便是白白捡回一条性命。
一万本古籍虽然珍贵,但以丁老怪的身份,自然会有大把人愿意帮助自己搜集,退一万步来讲,以他的圣地长老身份,想要从“思断崖”的藏书阁中偷偷誊抄一些典籍,也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莫非小兄弟提出这样的条件,就是想要无偿替我炼丹?
他甚至萌生出这样一个荒唐的念头。
“好!一言为定!”
本着便宜当前,不占白不占的念头,丁老怪连忙点头应道,“只要小兄弟能够治好老夫的伤势,待我回去之后,一万本上古书籍,自当双手奉上!”
“一言为定!”
钟文脸上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忽然伸出右手,对着丁老怪当胸抓去。
“小兄弟,你做什么!”
丁老怪没料到自己会被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袭胸,忍不住吃了一惊,慌忙举起手臂挡在身前,脚下退后了两步,眼中露出警惕之色。
“做什么?”钟文不解道,“替你治病啊!”
“治病你不把脉么?”
难道这少年,竟然有特殊癖好?
丁老怪忍不住生出这样一个念头,心中更是警觉了几分。
“这点小毛病,还需要把脉么?”
钟文见了丁老怪表情,瞬间明白他心中所想,当真是哭笑不得,再也不与他墨迹,直接踏上一步,运转“五元神功”,右掌再次拍向对方心口。
丁老怪怎么看怎么觉得不靠谱,正要躲闪,忽然感觉心脏一阵剧烈跳动,体内灵力无比紊乱,浑身一僵,一时间失去了行动能力。
他面色大变,却又无力挣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钟文的右掌“砰”地一声击打在自己心口,紧接着,一股灵力顺着前胸钻入体内,如同泥鳅一般灵巧地穿梭于经脉之间,很快就蹿入心脏部位。
吾命休矣!
正当他以为钟文心怀不轨,企图谋害自己之时,情况却开始峰回路转。
来自钟文的灵力仿佛长了眼睛,如同精确制导的导_弹一般,直捣黄龙,很快就追上了原本盘踞在自己心脉间的怪异灵力。
两股灵力迅速纠缠在一起,展开了殊死搏斗。
就在丁老怪担心自己的心脏作为灵力战场,会不会被殃及池鱼之时,那股困扰了自己多年的怪异灵力忽然开始弱化,衰退,在钟文灵力的追击之下,很快便一蹶不振,最终消弭于无形。
“这、这……”
神脉传 言无语
丁老怪目瞪口呆地凝视着钟文,只觉这一切都是如此梦幻,如此的不真实。
困扰了自己无数个年月的病魔,令自己痛苦不堪,几乎放弃希望的怪异灵力,竟然被眼前这名还不到二十岁的少年人给消灭了。
而解决这个问题,仅仅花去了对方两三个呼吸的时间。
身为“天下第一神医”,一种强烈的挫败感油然而生,分明重获新生新生,他却不知道自己是该喜悦,还是应该沮丧。
须知依他的理解,即便请动圣人出手,想要治好这种伤势,也需要花很大的工夫来定位那道怪异灵力,然后再以水磨工夫一步一步将这道灵力逼出体外。
这个过程漫长而枯燥,非但没有十全把握,甚至还会影响到圣人本身的修为。
他隐隐有些怀疑,对方以这等诡异手段伤了自己,却又不立即下杀手,很有可能便是为了以此来暗算“思断崖”那位圣人。
这也是丁老怪未曾向圣人求助的缘由之一。
“病根已除,只是还需以灵药调理身体,方能补全亏虚,恢复如初。”钟文拍了拍手,仿佛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轻描淡写地说道,“前辈乃是‘天下第一神医’,后面的事情,想必不用我多说了罢。”
“小兄弟真乃神人也!”丁老怪愣了半晌,这才长叹一声道,“与你相比,老夫这‘天下第一神医’的名头,简直就是个笑话,从此休要再提。”
此时的丁老怪早已放下神医的架子,看向钟文的眼神中,充满了震惊与钦佩之色,只觉这名少年的医术,已然达到了鬼神莫测的境地。
殊不知钟文虽然医术高妙,但能够轻易定位到这股怪异灵力,却还是靠着那不知从何而来的“雷达”。
而在消灭怪异灵力的过程中,“五元神功”控制事物频率和吸收灵力的神奇功效,更是起到了无可提到的作用。
“五元神功”和“雷达”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无上机缘,与医道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因而丁老怪认为钟文的医术远远高于自己,却也不免有些妄自菲薄了。
“举手之劳罢了。”钟文故作淡定,逼气十足地说道,“还请前辈将那七七四十九种灵药取出来罢,赶紧炼完丹药,晚辈还要着急找人去呢!”
他的语气轻描淡写,就仿佛“神皇焱焱丹”这样复杂的丹药,在举手投足之间便能炼制完成。
“好、好!”丁老怪却连声称好,毫不怀疑,“劳烦你了。”
似他这等身负绝学的桀骜之辈,平素极少将旁人看在眼里,可一旦有人能够将之折服,便会态度骤变,判若两人。
此时的钟文在他心中,已经成为了需要平视乃至仰视的存在,哪怕放个屁,只怕丁老怪都要想法子从中闻出些许香味来。
看着一株一株珍稀药材被丁老怪凭空掏出来,瞬间铺满了地面,钟文的视线不觉瞟向了戴在他右手中指的一枚白色戒指。
储物戒指!
第一次遇见同样拥有储物饰品的外人,钟文心中略感吃惊,对于丁老怪这个神医的地位,也不禁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
“咱们找个清静的地方!”他大手一挥,满地的火属性药材瞬间消失不见,“炼丹期间,还许劳烦前辈替我护法!”
这位小兄弟果然也拥有储物饰品!
钟文曾在神药堂中凭空取出一个体积超过成年人身体的巨型药鼎,当时丁老怪便猜到他身怀储物饰品。
此时见他于弹指间收纳了四十九种灵药,丁老怪更是确信无疑,在揣测钟文身世的同时,也不禁多出了几分信心。
钟文在前,丁老怪在后,两人皆是灵尊修为,踏空而行,很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一天,在“丹阁”势力范围内的某处,忽然天生异象,奇云密布,降下五道毁天灭地、震耳欲聋的惊世神雷。
没有人知道异象产生的原因,种种夹带着个人想象的谣言很快便流传开来,在后世衍生出了不少美丽的传说……
……
“小兄弟,这次还真是多谢你了。”
临别之际,丁老怪殷切地握住钟文的手,眼中满是不舍,“日后若是有暇,务必要来‘思断崖’做客,老夫必定扫榻相迎,好生招待你和几位夫人。”
听见“几位夫人”这四个字,钟文身后的叶青莲和江语诗美眸闪烁,双颊生晕,同时陷入到复杂的情绪之中,而珠玛却的脸上却始终带着甜甜的笑容,大眼睛滴溜溜地转动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定,一定!”钟文哈哈笑道,“还请前辈莫要忘了咱们的约定。”
“放心罢,我丁老怪向来言出必践!”丁老怪拍着胸脯,大声说道,“答应你的古籍,很快就会有人送到大乾清风山。”
不久前还想着白_嫖一波的丁老怪说出“言出必践”四个字,竟是毫无愧色,钟文忍不住心中佩服,暗叹人的脸皮与年龄,果然大多成正比。
似乎猜到钟文心中所想,丁老怪老脸一红,搓着手嘿嘿直笑,试图缓解尴尬。
廖启灵长大了嘴巴,看着向来性格高冷,脾气古怪的丁老怪在钟文跟前面带谄笑,语气殷勤,几乎以为这“天下第一神医”的灵魂被人掉了包,
“廖阁主,多谢你的‘昭阳草’了。”却见丁老怪和钟文道过别,忽然转头看向廖启灵,表情僵硬,声音冰冷,瞬间变回了从前的模样,“以后可以到‘思断崖’来找我!”
说罢,他十分敷衍地抱了抱拳,随即挥一挥衣袖,扬长而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廖启灵:“.…..”
人与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咧?
亲眼目睹了丁老怪对待钟文和自己的区别,廖启灵的心灵再收打击,忽然生出一种了无趣味的颓丧感。
与思考人生的廖启灵不同,钟文却早已被一众前来“丹阁”观礼的灵尊大佬们团团围住。
“在下伏龙帝国‘神雷宗’宗主王庆明,不知大师这‘千机丹’可否转让……”
“某乃惊羽帝国大理省段家家主段玉,想请大师出手炼制一种丹药……”
“在下‘灵丹宗’宗主药晨,来自大乾帝国,听闻大师也是大乾人,药某斗胆想请您担任本门的名誉长老,还望莫要推辞……”
“大师,在下混乱之地苏家家主苏户,苏某家中有一女苏达姬,年方十八,性情温顺,生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在下南海联盟群仙城城主云中贺,家有娇妻三千,每日下不得床,近来总感觉有些腰酸背痛、腿脚无力,不知大师可有什么灵丹妙药,能够帮助云某重振雄风……”
“大师,在下……”
天舞纪3·魅月 步非烟
这些平日里费尽心机,想方设法与廖启灵套近乎的大佬们此时一个个两眼冒光,争先恐后,将钟文四周为了个水泄不通,若是教不知情的人见了,定要以为是一群正在追星的狂热粉丝。
甚至有不少人挤不进去,干脆跑去和叶青莲三女套近乎,试图走“夫人路线”。
而曾经红极一时的“明星”廖启灵,却被孤零零地晾在一旁,无人问津。
灵晶灯照耀之下,他那长长的影子斜在身后,孤孤单单,没有任何其他影子相伴,看上去极尽落寞,无比寂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