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ftz言情小說 我是一個原始人討論-第一二五二章 被逮捕的羽部落巫(二合一)鑒賞-ugete

我是一個原始人
小說推薦我是一個原始人
青雀部落的人在青雀号上面生火做饭,躲在草丛中的羽部落的巫,却看的心惊胆颤。
十分担心青雀部落这作死的操作,会将这个体型巨大的怪鸟给烧的发狂,从而连累自己等人。
在躲在草丛之中的羽部落的巫冒着冷汗的注视下,那个背上冒烟着火的大鸟继续以固有的速度,一路朝着河流上游而来,距离他们越来越近。
而大鸟背上的人,看起来一点都不着急,依旧是不急不缓的做着事情,或者是随意的站着。
这样的一幕,令的心中着急上火的羽部落首领,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事情似乎并不是自己之前想的那样,从这些人的此时的反应上面来看,这些人在大鸟的身上点火的事情,已经是做了不止一次了。
如果有危险的话,他们是不会这样做的。
想明白了这点,羽部落的巫,不由的便长出了一口气。
在羽部落巫的注视下,那个大鸟距离他们越来越近,最终来到了与他们正对应的河面上。
在羽部落巫等人紧张的注视下,只见大鸟背上的人,将体积不小的、被绳子连接着的、看上去周边都是大钩子的东西弄到了大河之内。
桃運小神農 樹下龍蛇
無敵推銷員 水秀山青
当这些绳索被抛下河之后,这个缓缓行进的大鸟,就被彻底的拴住,停在了河流之中不再动弹了。
这样的一幕看的躲在草丛之中的羽部落的巫长大了嘴巴!
心中震撼莫名!
早在之前的时候,部落里的人就有这庞然大物是被这些人控制住的猜想,但那也只是猜想而已。
现在,亲眼看到鸟背上的那些人,是怎么用绳子将这个怪异的大水鸟给拴住,不让其继续前行之后,羽部落的巫算是彻底相信了。
这个大鸟,确确实实就是那些人给控制了!
自己部落为之感到恐慌不已、担心到正常生活都不能够进行的东西,却是被其余人控制驯服的,这些人让它停它就停,在它背上点火它都不敢反抗!
这种震撼是无以复加、难以表述的!
以至于内心波涛汹涌的羽部落巫,此时除了长大嘴巴之外,其余的什么都做不了说不出……
韩成站在甲板之上,看着部落里的人生火做饭,看着他们往水中下鱼笼虾笼。
三十九級臺階 [英]約翰·巴肯
目光扫过这些,他的目光再一次的落到了两岸之上。
入目尽是一片原始的荒芜,没有见到一个人影。
面前这样情况,韩成忍不住的吸了吸鼻子。
找人的事情,今天也就到此为止了。
此时太阳已经彻底的落山,不见踪影,只留下了一片的红霞。
这个时候的天,与夏季的时候相比,已经短了很多,太阳落山之后,天黑起来黑的很快,没过太久,暮色就已经开始缓缓降临了。
草丛之中的羽部落的巫等人,此时已经从遇到庞然大物的冲击中反应过来了不少,并注意到了天色。
他们觉得他们需要回去了。
但也正是此时,他们觉察到他们回不去了。
因为那只怪异的大鸟,并没有停靠在河中心,而是停靠在了他们这边的位置距离并不远的地方。
再加上那些人站在怪异大鸟的背上,而大鸟的体积又大,个头又高,视野是非常开阔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是真的不敢的轻举妄动,从这里离开。
不论是被那怪异的大鸟注意到,还是被大鸟身上的人注意到,对于他们部落而言,都不是一个多好的事情!
而且,按照此时的天色来看,就算是他们这个时候就从这里启程出发返回部落,在太黑之前也休想赶回部落,五分之一的路程都走不到,天就会彻底的黑下去。
对于他们几个人来说,走夜路无疑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情。
“@#@¥#……”
羽部落的巫,站在原地等待了一会儿之后,凑到边上的人耳边说道。
他所说的意思是,今天他们不走了,就留在这里。
一方面是这个时候返回部落的风险实在太大,另外一方面则是留在这里,能够更好的观察一下这个大鸟与大鸟之上的人。
这个时候情况就在这里摆着,是真的没有什么多好的办法来应对眼前的情况,再加上部落里的主心骨就身边,且做出了这样的安排,羽部落的这些人,立刻就同意了巫的这个决定。
将事情安排下去之后,羽部落的巫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不过他的心中还是有些隐隐的担心。
不是担忧他们这几个人,而是担心他们不回去,部落里的人,会担心不已,然后过来寻找他们。
毕竟前几天的时候,他带着人回部落,都是在半道上遇到了前来迎接自己等人的部落里的人。
此时自己等人留在了这里没有回去,他们着急之下,要是一路找过来了该怎么办?
“#¥WQ##……”
羽部落的巫,再一次的凑到边上人的耳边说话。
他是对部落里的人进行交代,让其中两个等到天色基本上黑下来完之后,就悄悄的从这里出发,朝着部落而去,去迎那些过来接自己等人的人。
将这里的情况告诉他们,不让他们过来,不要将自己部落给暴露了。
小資剩女戀王爺 慕容贏兒
當你踏入清朝
然而,怕什么来什么。
“#¥W##[email protected]!”
就在羽部落的巫刚刚与这两个人交代好事情,天色还没有来得及完全黑下来的时候,在他们后面,隐约传来了这样的呼喊。
声音的方向正是从他们部落的方向传来的。
網遊之霸刺天下
所呼喊的话,羽部落的巫也能够听懂,就是呼喊的他们。
听到这声音之后,羽部落的巫,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颤,只觉得身上的毫毛都要竖立起来了!
在这一刻,他是真的想要飞身过去将自己部落人的嘴巴给捂住!
但距离太远,他根本就做不到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而且他距离那个怪异的大鸟也太近,猝然行动之下,必然会暴露自己的行踪!
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更为要命的是,这边情况危急,为寻过来的自己部落人,对此却是毫不知情!
他们依旧还在不停的喊叫着,声音格外的焦急。
很显然是到了这个时候都没有见到自己几人,心中发急了。
而且,这声音还越来越近,不用想羽部落的巫就知道,这些人正在一边喊一边朝着自己等人所在的地方寻来。
而这样的动静,显然已经是惊动了那个庞然大物身上的那些人!
羽部落的巫,清楚的看到,那上面的一些人,已经朝着自己等人所在的这边开始张望了,很显然是在看远处正在喊叫着的自己部落人。
但此时天色已经有些昏暗了,离得近了还成,离得远了根本看不清东西。
这也是自己部落过来的那些人,此时还在一边喊叫一边朝着自己等人这边赶来的主要原因所在。
否则的话,依照自己部落人的表现,看到了这个怪异大鸟的存在之后,绝对不会这样的冒失。
“这就是有人来了,是人的声音!”
甲板之上,已经准备吃饭的韩成等人,倾听了一会儿之后,确定了这个事情。
“把小船放下去,多下去一些人,带上武器这些,上岸看看,记得要注意安全!”
这样过了一小会儿之后,韩成看看天色,这样对众人下达命令道。
以熊有皮为首的帆船陆战队顿时就行动起来。
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有两拨人,划着两艘小船就朝着对岸而去。
一船十个人。
这一次随船行动的人有不少,配上韩成的话,一共有五十人。
所以这两艘船靠岸之后,立刻就有两个人,各自划着一艘船返回到了青雀号这里,准备按照韩成的刚才的吩咐,再运两船人过去,当作支援,免得让自己部落的人吃亏。
至于第一批上岸的人,此时已经开始踩踏着草丛往里面去了。
此时天色比较晚了,视线不怎么好,再等上一会儿,天就要完全黑下来了,这里又有这样多的草,人只要往一个人地方随便一躲,只要不吭声,就非常不容易找到。
所以他们要抓紧时间。
青雀部落的人开始应声而动,躲藏在草丛中的羽部落的巫等人,此时早已经是被韩成等人的动作给惊呆了!
他们所躲藏的位置,刚好正对着青雀部落的帆船,众人上岸往南去,就要从他们这里经过,如果躲在这里不动的话,基本上是会被发现的。
越是情况危急,就越是考验人的智慧与决断力。
羽部落的巫,强行命令随着他一起行动的四个人,赶紧离开他,朝后面正在往这里来的部落人跑去,汇合之后,就让他们一起绕路返回部落。
而他,年纪大了,体力已经不成了,根本跑不快,这个时候再跟着大家一起逃走,根本是不可能走脱的,只能拖累大家。
他还说,该教授的东西,他基本上已经都交给了部落里的那年轻人,如果这次他回不去,那从今之后,这个年轻人就是部落里正式的巫了。
让他一定要带着部落好好的活下去!
交代完了这些之后,为了让这几个人离开,他又出言说话,让这几个人宽心。
所说话的意思就是,这东西以及这些人看起来虽然可怕,但也只是因为自己等人对他们不了解,没有与他们接触过的缘故。
说不定接触了之后,就会发现他们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凶恶。
羽部落的人虽然不情愿,但在自己部落巫的催促下,还是很快就从这里离去,按照自己部落巫所说的那样行事。
而羽部落的巫,在看到这四个人离开之后,便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一边走还一边故意大声的喊着一些话,用吸引青雀部落人的注意力。
很显然,他的策略成功了。
随着他的忽然站起身来自暴身份,登陆的青雀部落人发现他的存在之后,迅速的朝着他追赶而去。
羽部落的巫拼命的跑,但这种事情已经不适合他了,哪怕是他再拼命也一样是改变不了他很快就被青雀部落的人追赶上,并将之给控制起来的事实。
至于逃走的那四个人,这时候也一样分出了人去追赶。
韩成站在高出河岸不少的帆船之上,看的自然也是要比较清楚的。
见此当即就将一个木制的简易扩声器给拿了过来,大声传达命令:“逃走的那些人,不要追了!让他们离开好了!这边有一个人就可以!”
他拿着木制喇叭一遍遍的重复着这句话。
本来已经追击出去不短距离的青雀部落人,听到韩成这样的命令后,就放弃了那几个逃走的人,重新返回,与已经控制住了羽部落巫的那些青雀部落人汇合。
韩成见此也松了一口气。
自己来并不是要打仗的,而是想要找到人,让他们加入到部落,与自己部落里的人,一起努力的。
此时留下一个,就能够在明天找到更多的人。
天色越来越黑了,自己部落的人对周围的环境并不熟,而且从之前的声音之中能够知道,在不算太远的地方,这突然出现的几个人,是有后援存在的。
人数并不能够确定。
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是自己部落的人,一味的追赶下去,让这些人误以为自己部落的人将要对他们部落动武,从而引发不必要的冲突与流血斗争可就不好了。
这也是韩成刚刚下达这个命令,让人收手,放任那些人离开的主要原因所在了……
显得嘈杂的声音之中,青雀部落那两艘刚刚靠岸的船只再一次的出动,朝着河中停泊着的青雀号而去。
已经被控制起来的羽部落的巫,就坐在其中一艘上面。
乘船对于羽部落的巫而言,绝对是一种特别的体验。
在此之前,他从来都没有体验过这种事情,在他得到的传承之中,也没有相关的知识。
船桨划动,荡开波浪,不一会儿的功夫船只就已经来到了大船的边上。
在羽部落巫的心惊胆颤之中,他被青雀部落的人,给裹挟着弄上了青雀号上面。
两船的人上来完毕之后,便有人撑着船,回到岸边去接还没有过来的自己部落人……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