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0n优美都市言情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非語逐魂-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入新房閲讀-4xw90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黄蓉的话一说,众人均下意识的皱了皱眉,最后还是吕文焕问了一句,“什么条件?”
“粮草慕容家可以提供,襄阳城必须以市场价格的三倍进行购买,至于军械,慕容家只负责运送,并抽取四成作为运送费。”黄蓉一口气将后面的话说了出来。
此言一出,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议论纷纷。
“什么,三倍市场价格,这也太狠了吧?”
“传闻姑苏慕容氏行事诡秘,亦正亦邪,果然名不虚传。”
“抽四成的运送费,简直就是趁火打劫嘛。”
“不错,那慕容复我看也不过如此,还说什么义薄云天,正道第一人,全是狗屁,一到关键时候,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
……
郭靖脸色微有不愉的看向黄蓉,“蓉儿,你是不是弄错了,这些年慕容家多次开仓放粮,赈济灾民,怎会做出此等丧尽天良的事情?”
他虽然不大喜欢慕容复的行事风格,不过对慕容家前些年的义举一直敬佩有加,所以才怀疑妻子是不是哪里弄错了。
黄蓉摇摇头,“我所说的句句属实,可以确定句句出自慕容复之口。”
说完之后闭嘴不言,一副“我只是传个话,不关我事”的神态。
一个军中将领忽然冷哼道,“什么狗屁武林世家,趁国难大发横财,与那些无良奸商何异,等朝廷腾出手来,非将他们连根拔起不可。”
黄蓉幽幽翻了个白眼,你现在的小命都掌握在人家手里,还想将人家连根拔起,简直大言不惭。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些武林中人,以及军中将领声讨慕容复,她忽然有些鄙夷,人家凭什么白白付出?难道就因为你有所谓的大义,人家就得跟你一样,不计代价的帮你?
慕容复若知道她此时的想法,定会忍不住抱起她来亲一口,真是越来越像慕容家的人了。
吕文焕沉着一张脸,看不出喜怒,等众人数落的差不多,他才挥手示意众人安静,随即朝黄蓉问道,“不知郭夫人,与那慕容复是什么关系?”
黄蓉没由来的心里发虚,急忙镇定心神,淡淡道,“他与小女两情相悦,曾向妾身夫妇提过亲。”
见郭靖脸色忽然有点难看,她又补充一句,“不过此事还有待商榷,妾身夫妇并未正式同意。”
旁边慕容复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传音道,“蓉儿,我记得你好像已经同意过了,怎么,想过河拆桥啊。”
黄蓉隐晦的横了他一眼,“我警告你,不准再打芙儿的主意,否则我跟你同归于尽。”
“是你自己把她放到我嘴边的,吃了你也不能怪我……”慕容复心中如此想着,脸上讪讪一笑,没再接口。
吕文焕沉吟半晌,“有这一层关系,相信郭夫人所言不会有假,这样吧,银子不是问题,只要慕容家能将粮草军械运进城来,老夫必不会亏待了他们。”
慕容复目光微闪,看来你这个老狐狸是想空手套白狼了,本公子倒要陪你玩玩,看谁笑到最后。
随后吕文焕将话茬引回正题,众人又商讨出几条运送粮草的计策,但都不尽如意,最终将郭靖和丘处机的计策折中一下,决定待下批粮草到来,由郭靖率众突袭蒙古大营,另派几支小队前去接应粮草。
离开议事厅,天色已然大晚,宾客吃得差不多了,不过吕府中仍旧热闹非常,吕师圣游走于达官贵人、富商名流之间,热情的招呼着客人,实际上却心急如焚,他生怕再出什么意外,自己死于非命,迫不及待想见到慕容复。
“无名前辈!”吕师圣一见慕容复出来,急忙上前。
慕容复还没答话,吕文焕没好气道,“时辰差不多了,你还不去洞房,在这做什么?”
吕师圣躬身答道,“孩儿还未敬过无名前辈,以及其他几位武林前辈。”
吕文焕面色稍缓,总归今天儿子的大婚没什么波澜,一切尘埃落地,他也算了结了一桩最大的心事。
这时郭芙和阿紫也跑了过来,二人挨在慕容复身旁,阿紫甜甜叫了声爷爷,郭芙则冲郭靖和黄蓉叫道,“爹爹,娘亲。”
郭靖点点头,转身招呼丘处机、张三丰等人到一边入席,毕竟他们还没吃呢。
慕容复自顾自的来到一边,身后跟着阿紫二女以及一个吕师圣。
“前辈,那个……”吕师圣欲言又止。
慕容复摆摆手,“放心,过了白天那一关,剩下的只要老夫施法就行了,不必担心,老夫不会忘记的。”
“是!”吕师圣闻言大喜,“前辈,师圣斗胆,敬您一杯,感谢你这段时间替师圣所做的一切。”
“不用客气。”慕容复随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打发了吕师圣,阿紫和郭芙两双明亮的大眼骨碌碌转个不停,满是狐疑的盯着慕容复。
“慕容……”郭芙正要开口,慕容复却是挥手打断道,“芙儿,在人前的时候,叫我爷爷。”
“啊!”郭芙小嘴一嘟,“那怎么行?”
慕容复笑了笑,“叫外公也是可以的。”
郭芙白了他一眼,“人家有外公的,叫他知道的话,非收拾你不可。”
慕容复本来是想占占黄蓉的便宜,忽然想起黄老邪还活着,只得打消这个想法,话锋一转,“总之你不准透露我的真实姓名,明白么?”
“哦,”郭芙点点头,“那我就叫你无名前辈吧,无名前辈,你跟吕二狗那家伙神神秘秘的,到底有什么瓜葛?”
慕容复摇头不语。
一个时辰后,慕容复摆脱二女的纠缠,以及想探听他底细的张三丰,独自来到吕师圣的小院,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新房外居然布置了一队人马,小院周围还埋伏了不少刀斧手,吕师圣正焦急的在房前走来走去。
慕容复一愣,躲在暗处传音将吕师圣叫了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吕师圣急忙将白天发生的刺杀说了一遍。
慕容复听完脸色微变,“新娘有没有事?”
吕师圣不疑有他,“应该没事,当时那蒙面刺客只逗留一会儿就逃走了,我进去问过两位娘子,她们什么也不肯说。”
说到这他也有些来气,那刺客定然跟两位新娘中的一个有瓜葛,只觉头上有点绿油油的,恨不得今晚便将两个新娘就地正法,生米煮成熟饭,以免夜长梦多,奈何身体不争气,根本硬不起来。
慕容复目光微微闪烁,蒙面刺客是谁他倒有几分猜测,几天前他去看凌霜华时,就发现她的院子中隐藏着一个气息不弱的高手,料想正是那丁典无疑,如果是丁典的话,公孙绿萼也不会有什么危险,这人还算有几分正气的。
沉吟半晌,他朝吕师圣说道,“接下来老夫要到新房中施法。你身上俗气太重,影响老夫的法力,就不要进去了。”
“呃……这……”吕师圣一下呆住,若是白天刺杀之事发生前,慕容复说这样的话,他必定心生警惕,觉得慕容复有什么不轨的念头,而现在他的第一想法居然是:不能观摩前辈施展仙法,实在是一大损失啊。
慕容复还以为他起了疑心,目中奇光一闪,淡淡道,“其实老夫也是为你着想,那刺客今晚肯定还会回来,到时老夫不一定腾得出手救你,万一有个什么差错,可就前功尽弃了,老夫损耗修为事小,你的性命事大啊。”
吕师圣一听刺客还会回来,登时不敢二话,“但凭前辈吩咐。”
“嗯,”慕容复满意的点点头,“你还是照旧,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千万不能叫人发现新郎不在新房中,明白么?”
“是。”吕师圣略微不舍的瞥了新房一眼,小跑着走了。
慕容复本以为要打晕他,甚至用上移魂大法的手段,不想他居然那么听话,即便自己提出要与两位新娘独处也没有半点疑心,要知道这可是个礼教森严的时代,绝大多数男子都不会容忍自己的妻子跟其他男子独处。
其实他还是低估了这个时代之人的迷信程度,就凭他在吕师圣面前展现的种种神奇手段,已经足以令其言听计从,加上他这副外表,很难令人起什么疑心。
“这小子莫不是觉得本公子年纪大了,就不能吃荤了?”心里有些古怪的想着,慕容复脸庞变幻,变成了吕师圣的模样,施施然来到新房前。
“少爷!”众军士齐齐行了一礼。
慕容复拱拱手,“诸位兄弟辛苦了,请到前厅享用酒菜吧。”
军士头目迟疑了下,“可少爷,万一那刺客……”
他有点奇怪,少爷不是穿着新郎喜服么,怎么转眼变得白衣飘飘了,仔细看了他面容几眼,确实是少爷无疑。
慕容复随意的摆摆手,“此事不必担心,刺客我自有办法对付,诸位快去吧。”
“是!”
打发了众军士,慕容复微微一笑,推门而入。
“咯吱”一声,床上的两个新娘身子颤了颤。
慕容复扫了一眼,房中烛火通明,桌上放着一对硕大的龙凤烛,和一桌酒菜佳肴。
他打量了两位新娘几眼,脸上异色一闪而过,随手将房门反锁,而后来到床前,“萼儿,咱们该喝交杯酒了。”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