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ax36熱門言情小說 海賊之禍害-第四章 所看重之物閲讀-wlllb

海賊之禍害
小說推薦海賊之禍害
突然间的逾越举动,以及极具侵略性的眼神。
哪怕罗宾多少沾点腹黑属性,此刻也是短暂慌乱了起来。
而人在慌乱的时候,总会在不经意间暴露出一些东西。
短短两秒不到的时间。
罗宾注意到莫德那侵略性极强的眼神当中,并没有掺杂预想中的欲望。
更多的……是审视。
罗宾迅速冷静下来,直视着莫德的眼睛。
冷静下来的她,忽然明白莫德的逾越举动是一次无足轻重的试探。
但转瞬之间,罗宾竟是感到失落。
如果能完成梦想,哪怕是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那么,区区一具身体又算得什么。
她正是凭借着此般觉悟走到了今天。
不论真假,都得尝试着去把握住……
罗宾目光中闪出坚决之色,正要开口之际,却听到莫德先一步说出的话。
“妮可罗宾,抛开实力不谈,你是一个极为出色的人才。”
也不见莫德有任何动作,先前将罗宾扯到身前的影子潮涌,却是又将罗宾送到了原位。
紧接着,莫德从影椅上起身。
随着他的起身动作,影子化作幢幢黑影悬浮在他的身后。
“只是……我的船,没有你的位置。”
莫德凝视着罗宾的眼睛,能清晰看到罗宾那一闪而逝的失望之色。
说实话,今日与罗宾的深入接触,多少还是让莫德心动了。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罗宾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错过未免可惜。
然而,他可不是路飞,没有一个作为海军英雄的爷爷。
要是在这里将罗宾拐上船,可以预见的是,青雉会在短时间内登门拜访。
原著里,要不是青雉念及卡普情份,将罗宾带上船且开始崭露头角的草帽一伙,理应会被青雉直接清理掉。
这就是背景人脉所带来的好处。
但对莫德来说,如果只是面对青雉的话……
为了留住罗宾这个人才,以莫德积蓄至今的力量,还是能够尝试着去搏一搏。
以地利和人和,也许能保下罗宾。
但最后做出的决定,终究无关于罗宾自身的价值,以及附带而来的潜在风险。
关键在于,罗宾是以【利用】作为前提而寻求入伙。
所以并不值得莫德去冒险。
看出了这一点的莫德,也就理所当然打断了罗宾想要把握住的机会。
罗宾能看出莫德的态度,沉默之余,难免遗憾。
可其实莫德也在遗憾。
眼前这个身世经历相当曲折的女人,终究只有一个唯一无二的归处。
双方皆是沉默。
莫德掐断了手中壁虎的生机,旋即分出一小撮影子注入壁虎体内。
做完这个举动后,莫德直接将话题转移到交易内容。
“遇到危险而需要求救时,只需往壁虎嘴巴里塞一些盐,我就会有所察觉,并且第一时间赶到你身旁。”
莫德将壁虎递向罗宾。
罗宾看着刚刚失去生机却还在轻微动弹的壁虎,眼中生出一抹异色。
她默默接过壁虎。
尽管无从验证,但她知道这个男人不会在这种事上耍小伎俩。
而这一次求救机会,或许是她能从莫德身上得到的最大限度的好处。
罗宾不再去想从莫德那里开出一条后路的事,平静看向莫德。
“你想要的情报,我需要一点时间去准备。”
“多久?”
“两个小时。”
“行,两个小时后,我会再来这个房间,你不用在场,只需将准备好的情报放到那边的桌柜里就行。”
“好。”
交易就此谈成。
莫德没有逗留,让影子先溜出雨宴,随即用交换位置的方法凭空离开雨宴。
目送着莫德凭空消失后,罗宾收好壁虎,离开房间去找克洛克达尔。
相比于准备情报,向克洛克达尔汇报近况的事情更为重要。
“百加得.莫德……”
听到莫德在雨地出现,正在用餐的克洛克达尔,脸色微微一变。
手中的肉顿时不香了。
他的想法和罗宾一致。
在眼下这种关键时刻,突然冒出一个莫德,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克洛克达尔放下刀叉,眼神阴冷。
不知莫德意图,就只能去会一会了。
克洛克达尔有所决策,便是缓缓起身,目光掠过身侧一脸平静的罗宾。
正想说什么时,赌场内忽然响起一阵阵喧闹声。
隐约还掺杂着重物倒塌时所发出的沉闷声。
克洛克达尔眉头一皱。
原本胜券在握的他,因为莫德现身于雨地的消息,心中莫名生出些许不安。
………………
雨地长街之上。
离开雨宴的莫德在街上大步行走。
从罗宾那里拿到情报后,只需在阿尔巴那的王宫前广场上找个居高临下的地方,就能寻准时机去收割巴洛克工作社众多能力者的恶魔果实经验。
至于下场参与战斗……
还是算了吧。
莫德看中的是巴洛克工作社的诸多能力者身上的恶魔果实经验
至于战斗经验,基本都是一刀秒的货色,实在让莫德提不起兴趣。
硬要说的话,也就那个能将全身变成刀刃的男人,以及同为七武海的克洛克达尔值得期待一下。
但这两人是路飞和索隆的重要磨刀石,再加上莫德不可能明目张胆去对七武海出手。
所以,在乱战中架枪收收恶魔果实经验就行了,没必要让事情复杂化。
莫德回到餐馆破开的墙壁大洞前,却不见草帽一伙的身影。
“莫德,你跑去哪了!莫名其妙消失之前也不说一声!”
佩罗娜从餐馆墙壁破洞里飘出来,气鼓鼓看着莫德。
在雨宴入口的时候,莫德突然凭空消失。
她赶到餐馆的时候,还没来得及跟莫德打招呼时,莫德又凭空消失了。
佩罗娜想想就心累。
“刚才去办正事,倒是你……”
莫德瞥了一眼佩罗娜唇角边上的果酱污渍。
“吃得挺开心的嘛,但我记得你身上没带钱吧?”
“哼,我是没带钱,但那两个海军身上有。”
佩罗娜撇嘴指了指餐馆内两名暂时难以动弹的伤员。
“……”
莫德闻言微微摇头,看向已经包扎好伤口的斯摩格和达斯琪。
就算不用佩罗娜进行说明,莫德大概也能猜到是谁给这两位海军处理伤势。
“路飞他们去哪了?”
“往赌场那边去了,我们要跟过去吗?”
“算了,贝利肚子饿了,等吃完饭再去看看。”
“哦。”
莫德和佩罗娜并肩走进餐馆。
变回原形的贝利蹲在莫德肩膀上,哈喇子流了一嘴。
餐馆内。
老板似乎是一个饱经风霜,且见惯了大世面的男人。
所以就算店铺的墙壁被砸出一个大洞,也丝毫不影响他继续做生意。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时间就是金钱啊……
但在看到莫德走进店里时。
老板顿时不淡定了。
心中所想,就是提前两步在餐馆外挂上一个暂时歇业的牌子。
斯摩格和达斯琪看着走进餐馆的莫德,神情沉重。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