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mqc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戰氣凌霄》-第5776章 來回打臉鑒賞-7khje

戰氣凌霄
小說推薦戰氣凌霄
刑正凌的确没有秦家的上门而迁怒刑阳g。
因为他很了解刑阳,刑阳本就不是那种喜欢挑事的人,反倒是秦家的人,总是仗着秦家的势力为非作歹,视刑阳为废物,而多加羞辱。
刑正凌乃是刑家家主,他过去不帮刑家讨回公道已经心中有愧,而今若在因为刑家的上门而迁怒刑阳,那他这个家主就当得未免有些窝囊了。
“刑阳,你且站到一边去。”刑正凌冲着刑阳淡淡说道。
刑阳依言站到了一旁。
秦振虎见状眉头大皱,问道:“刑正凌你这是什么意思?”
刑正凌闻言看向秦振虎,明知故问道:“什么什么意思?秦家主可否说清楚些!”
他的态度自然激怒了秦振虎,秦振虎重重的一拍桌子说道:“刑正凌,你少跟我装蒜!你真的不知道我来这里做什么来了?”
“哦,我想起来了!是说刑阳无端欺辱秦漠,断了他一条手臂的事吧?”刑正凌装出一副恍然的样子,看向刑阳说道:“刑阳,可有这件事?”
“有!”刑阳很干脆利索的就承认了。
秦振虎闻言顿时冷哼一声。
大长老则是露出得意的神色。
刑武却是一脸焦急,暗道刑阳太老实了,那秦漠的手臂已经被接好,刑阳完全可以否认不认账!
他承认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而就在这时,刑阳又继续说道:“我的确断了他一条手臂,但并不是无端,是他们挑衅我,想要抢我的丹药,我无奈之下,才被迫反击的!”
“是这样吗?”刑正凌看向秦汉、秦漠两人。
“就算是这样,那又如何?”秦汉昂着头,一脸狂傲。
“又如何?你说又如何?”刑正凌豁然震怒,起身怒视着秦汉、秦漠两人说道:“你们随意欺辱我邢家子弟,妄想抢他的丹药不说,到头来却还如此狂妄不自知!怎么,你们是真的觉得我刑家无人,好欺负不成?”
刑正凌的一番呵斥,让秦汉、秦漠两人傻眼了。
他们的确是嚣张惯了,加上有家主在身旁,下意识便以为刑家不敢多说什么,却忘了,现在的刑阳早已经不是当日的废物……就纵然是个废物,身为家主的刑正凌,也不能任由外人上门挑衅,那样不仅仅是为难刑阳,也是羞辱他们刑家。
现在听到刑正凌这番话,再看到家主在一旁连连使眼色,两人瞬间反应过来,改口说道:“我们说错了,我们的确是向刑阳索要他手上的丹药来着,但本意并非是为了独吞占有,而是想查清楚这些丹药的来源!因为我们觉得,这些丹药不是刑阳的,而是他偷来的。”
“你们凭什么这么说!”刑武怒道。
“就凭刑阳他是个废物,他凭什么有这么一整瓶的丹药,别说是你们刑家奖励给他的!你们刑家的家底是丰厚,可是还不至于给弟子一整瓶的丹药。”秦汉冷哼着说道。
刑武顿时无言以对。
以丹药在大陆上的珍贵性,刑家的确不会给刑阳一整瓶的丹药!
哪怕昔日刑阳做为刑家的天才,也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丹药这种东西,任何家族都只是能少给不会多给。
正常人眼中,刑阳有一整瓶丹药这种事,的确值得怀疑。
“不知道这件事,邢家主有什么解释没有?”秦振虎阴恻恻的看向刑正凌。
刑正凌脸色不变淡淡说道:“这有什么可解释的,我相信刑阳,他不可能偷盗丹药,纵然他偷盗丹药,那偷盗的也不是你们秦家的丹药,你们秦家人有什么资格管?”
这话说的颇为不得体。
刑阳没有偷盗就是没有偷盗,何来的“就算?”
不过刑正凌这番话也算是表明了他的态度,他完全相信刑阳没有偷盗丹药。
若他真偷盗了丹药,那也应该是他刑家来管,轮不到外人。
“啧啧,如此说话,你们刑家今天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秦振虎还真是有些意外,刑正凌居然如此说话,他看着刑正凌说道:“既然如此,那我想我也没必要继续说什么了,我们城主府见吧!我想城主应该能帮我们断个公道出来。”
秦振虎说完下意识准备离开。
大长老见状连忙叫住他:“秦家庄且慢!”
接着,他看向刑正凌说道:“正凌,你这是做什么?那刑阳若是没有偷盗丹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澄清就好,何须闹到城主哪里?万一……”
“万一什么?大长老难道不相信刑阳不成?”刑武冷哼道。
“不相信他又如何?谁说他就一定值得相信了?”大长老的心腹一脸鄙夷道。
“你……”刑武想要与他争吵,刑正凌却是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而后他看向刑阳说道:“刑阳,你可能证明这丹药的归属?”
刑正凌虽然是这么问,但他眼中的神色表明了他完全相信刑阳。
刑阳微微点头说道:“我可以!”
“那就证明吧!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证明丹药是你的!”秦汉冷笑着说道。
他不相信刑阳真的能证明丹药的归属,因为丹药是死物而不是活物!
当然,刑阳可以说丹药是他买的,可如果这么说的话,那他就要证明钱从哪里来的。
那么一瓶丹药,用钱买的话,以刑阳在刑家的地位是绝对没有可能买到的。
若说是送的,那他就要说出是谁送的。
刑阳说出来有这么个人也就罢了,如果没有……
那就好办了!
秦家就可以说丹药是刑阳偷的了。
至于丹药到底是不是偷的,谁在乎?
……
在刑阳说了可以证明丹药的归属后,所有的目光便都投向了他。
刑武有些担忧,他不知道刑阳的丹药来源,刑阳能不能证明丹药的归属。
大长老他们则是一脸冷笑,他们巴不得刑阳不能自证,而后被秦家刁难,好抱前几日那一战之仇。
秦振虎也看着刑阳,他已经想好要怎么羞辱刑阳了!
最次的,也是要废掉他的修为,让他再次成为废物!
这也是秦振虎今天亲自来刑家的目的。
他不可能让刑阳恢复修为,因为刑阳恢复修为就是在无形中打他们的脸。
毕竟,整个神城的人都知道,秦家的秦韵拿走了刑阳的战魂,让其变成废物还跟他解除了婚约。
刑阳自然也看出秦振虎心里的想法,冷笑一声,而后缓缓开口说道:“这瓶丹药是我亲手炼制的。”
此言一出,满场皆惊。
秦汉先是一阵惊讶,而后仰天大笑起来:“你亲手炼制的?哈哈哈!可真是无知无畏,且信口雌黄,不计后果啊!你一个废物,怎么可能炼制丹药?”
“就是,你说自己买的也可信啊!哈哈哈!”秦漠也是一脸讥讽的看着刑阳。
至于秦振虎就更不用说了,他的眼中除了对刑阳的嘲讽外,还带着一抹怜悯。
这个蝼蚁一定是当废物的时间太长出现幻觉了!
他亲手炼制丹药?
开什么玩笑!
他又不是丹道修士,拿什么炼制丹药?
不怪秦汉他们会这么想,刑阳炼制丹药这种事刑家人都不怎么相信他!
二长老、刑正凌他们倒是知道刑阳有了丹道修为,但他的丹道修为算起来不过只是个徒弟罢了,连辅助炼丹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说亲自炼丹,还炼制一整瓶的丹药!
这种事实在是很难让大家相信!
“刑阳,你可知道我刑家人最忌讳的便是说谎夸大?你可知道,就凭你说的这些话,我便可以用家法处置你的。”大长老阴恻恻的看着刑阳,觉得抓住了刑阳的把柄。
“那么,大长老又是怎么知道我说的是假话的呢?”刑阳似笑非笑的看着大长老。
“这不是明摆着,你又不懂得气炼一道,怎么可能独自炼制出丹药来?”大长老的心府说道。
“哦?我不懂气炼一道?那你看看这是什么?”刑阳说着,手掌一番,一道火苗“腾”的冒了出来。
火苗虽弱,却足够让在场的人震惊万分。
“气炼火焰!”
他们认出来了,这是气炼一道的气炼火焰!
乃是炼制丹药用的!
刑阳能打出这道火焰,起码说明一件事,刑阳的确已经踏足丹道,成为一名丹道修士!
刑阳这个废物居然真的成了丹道修士?
秦家三人自然是难以接受这个结果。
大长老也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他豁然站起身,喃喃着说道:“不可能!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成为丹道修士!这不可能的!”
“有什么不可能的?大长老你难倒忘了,连那百炼商会的牧野大师都要称呼刑阳一声前辈……他若不是丹道上有成就,牧野大师会这么称呼他吗?”刑武讥讽的看着大长老。
他的一番话提醒了大长老也提醒了在场的众人。
确实,昔日牧野大师曾亲自上门拜访刑阳,言语中对他甚为推崇,就连那百炼商会的会长江雪琪也处处推崇他!
而今的刑阳早已经不是当日的废物!
发生在他身上什么事都没什么可意外的。
“这瓶丹药的确是我炼制的,大家若不信,我可以请牧野大师前来作证!”。。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