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r2zw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蒼青之劍 txt-第三十八章 似曾相識展示-ms1dk

蒼青之劍
小說推薦蒼青之劍
沉没宫殿,原君士坦丁堡盗贼公会遗址。
“……所以六年前,正是依靠躲藏在这座蓄水池里,君士坦丁堡市民们才免遭塞尔柱异教徒的毒手,直到我们伟大的风暴女皇复兴所罗门……”
导游领着下一批游客登船,进入到沉没宫殿里去了。阿斯克在外面看着,并没有选择跟进去。
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上了年纪,因为频发地回忆过去和感慨人生,是老人家才会有的习惯。
然而仅仅是站在外面,阿斯克的脑海里就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当初关于与米娅相遇的记忆。那时候还是个小不点儿的她,随意地把玩着刀刃,在盗贼公会里敷衍地应付着自己的问题。
如今也已经成为自己的女人啦。
唉,人生无常。
半个小时后,他就乘坐地铁来到市区内部的山里,去走访更多当初经过的地方。
君士坦丁堡仿照所罗门城,市区内有七座山丘,上面树林茂密,是市民们夏季避暑的好地方。
来到一座避暑庄园里,阿斯克走到前台侍者面前,敲了敲柜台,低声问道:
“有化妆舞会吗?”
“舞会?”侍者露出惊愕的表情,“我们这里是休闲山庄,先生。一般不会举办活动,不过住客们可能会有自己的派对,或者我帮您问问?”
“不用了,谢谢。”阿斯克哈哈一笑,摆手离开了。
这里,是他们当初第一次参加超凡者秘密聚会的地方,如今也已经被时间冲刷殆尽了。新来的侍者,似乎完全不知道当初秘密聚会的事情。
离开山庄,在山里步行了半个小时,阿斯克便来到一条河边。
十年前,就是在这里捡到了蜜儿……
现在才想起来,原本是打算招募狙击手才收留的她,结果她从法则开始,战斗风格就渐渐偏向召唤、辅助和预言系去了。真不愧是命运系的超凡者,连自身的命运也是如此诡谲难辨。
不过那时的半精灵少女,浑身是血地坐在河边,那弱小、绝望而无助的模样,以及被他击败后毫不犹豫的吞枪动作,仍然在阿斯克的脑海里,记忆犹新。
你也健康长大了呢,蜜儿。
真好。
又用了半个小时,阿斯克便离开了山区,来到附近的一座酒吧里。
收留蜜儿后,众人便是在这里找到了迫害她的叔叔,由希德莉法亲手帮她复了仇。说起来,那姑娘其实从一开始就很莽,没想到如今已经莽成一国之君了,可怕可怕。
对了,好像也是在这里,第一次遇到了狄奥多拉。
“不进去喝一杯吗?”狄奥多拉笑盈盈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咦,你这么在这里?”阿斯克转过身去,看着眼前已经出落成大姑娘的美人,有些诧异。
“处理政事太无聊了,出来转转。”狄奥多拉看着酒馆门口,“我记得当初就是在这里,第一次和你相遇的吧?”
“是啊。”阿斯克也感慨起来,“十年了。”
十年了。
“喝一杯吧。”他说。
………………
如果阿斯克没记错的话,十年前入队的狄奥多拉,应该是17岁左右。
也就是说,如今的狄奥多拉已经是27岁了,只不过由于半神的寿命延长问题,看上去仍旧20岁姑娘那般青春靓丽。
酒吧柜台后站着的酒保是个塞尔柱老头,戴着顶灰色的小花帽,花白的胡须和眉毛耷拉着,有气无力地给客人倒酒。
在塞尔柱帝国的教义里,饮酒是不被允许的,因此这老头大概率是个基督信徒。尽管如此,仍然有酒客用粗言秽语辱骂他取乐。
狄奥多拉有些恼火地找位置坐下来,盯着那些粗言秽语的酒客们。虽然她见不得这些人欺负一个异族老头,但帝国法律没有禁止辱骂行为,因此一时间也没有出声制止。
阿斯克见她秀眉蹙起,于是便笑了一下,反手就操起一个杯子丢了过去,在这些酒客的脚底下碎裂了。
“别吵了,蠢货们!”他大声怒骂说道,“酒吧不是你们耍弄嘴皮子的地方!”
大部分酒客立刻噤声,显然是被他突如其来的暴力行为给吓到了。只有几个头铁的似乎有些不爽,便推开椅子站起身来:
“你他妈……”
话音未落,他们便被陡然倒转的重力掀翻起来,重重地砸在了天花板上。
“借用一下你的能力。”没有看这些倒霉的挑衅者,阿斯克笑着对狄奥多拉说道。
“在君士坦丁堡,私自动用超凡能力,是犯法的。”狄奥多拉微笑回应。
“那我会被逮捕吗?”阿斯克假装害怕。
“会的,等下就把你抓起来。”狄奥多拉开玩笑道。
“我认识你们的女皇。”阿斯克正色说道,“我要求拥有法外豁免权。”
“女皇表示不认识你。”狄奥多拉微笑着把玩酒杯,“除非你答应当她的共治皇帝。”
“为什么对我这么执着呢?”阿斯克问。
“你这话问得就有点屑了,团长。”狄奥多拉有些失望,“除了喜欢,还能为什么?”
“可是……”阿斯克沉吟起来,“我是个屑人。”
“团长出乎意料地有自知之明啊。”狄奥多拉扬起眉毛,“不过,我喜欢你,跟你是不是个屑人没有关系。”
“那是跟帝国利益有关?”阿斯克问。
“跟我本人的择偶观有关。”狄奥多拉回答说道,“如果我不喜欢的话,哪怕用整个帝国来换都没用。”
侍者已经端着酒过来了。狄奥多拉拿起酒杯,抿了一口,笑道:
“可惜我喜欢上了一个屑人,有什么办法呢?”
“说起来,我有些奇怪。”扛不住她的直球表白,阿斯克只能转移话题,“你没有戴面具啊,周围的君士坦丁堡市民认不出你吗?”
“我戴了这个。”狄奥多拉指了指左手食指上的钻戒,“它被施加恒定了一个心灵盲区法术,相当于心灵II的等级,可以让级别不够的超凡者自动忽略我的面容,甚至是存在本身。”
“居然这么方便吗?”阿斯克诧异起来。
附加了超凡特性的道具,通常而言体积越大的越常见,像戒指、项链这种的算是超级稀有的珍贵道具了……手上戴十个八个的,直接生人勿近,一近就死。
不过东所罗门帝国毕竟是超凡道具的知名生产国,再加上这位女皇的外公,当年也是手捏巫师之石当药磕的,因此仔细想想也在情理之中。
更多的酒被侍者送上来了,狄奥多拉优雅地打开瓶盖,给两人的酒杯满上芬芳的液体。
“咱们难得一起喝酒,可以不动用超凡体质来对抗酒精吧,团长?”她笑盈盈地问道。
这话听着好像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对了,诺菈当时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她喝得酩酊大醉,顺带着就赖在自己身上了。所以女皇大人也是打算借着酒意,来突破彼此的距离吗?
阿斯克这样想着,心说如果狄奥多拉也醉了,就叫来皇宫侍卫开车接人。
完美的计划。
一个小时后,他便醉意朦胧地撑住头颅,感觉有些撑不住了。
狄奥多拉仍旧坐在他的对面,笑靥如花般美丽迷人,左手的心灵钻石戒指闪闪发亮,右手的白皙手腕上,则是带了一个小巧玲珑的镯子,表面是着接近血肉般的猩红色泽。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