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z88火熱小說 攻約梁山 愛下-727迷與信要不得啊相伴-f1l8o

攻約梁山
小說推薦攻約梁山
被Rose坚定迷信为神王的男人其实是条咸鱼。
Rose不知道咸鱼这个梗。
吸血鬼愛人 草小妹
那时,她已经迷信到入魔了,对公主小主人找到的神王敬畏之极中也好奇极了。
悄悄观察,她认为确实是神王那样英俊威武智慧,强大到有非人的战斗力,对公主又那么好,瞎子也能感觉到他爱极了她的小主人。配得上她的公主女神。
但渐渐的,她有了意外认识。
她惊讶发现这个神王竟然对金钱美色甚至政治权势都没大有兴趣,脾气很好,常常笑眯眯的,即使是对最卑微的仆从也温润有礼,只是浑身自带一种能迫得人滞息的煞气(少时就开始打仗杀人自然形成的)才显得威严不可违逆更不可侵犯,吩咐的事也确实没人敢怠慢拖拉半点……总强调效率,天天匆匆忙忙的不知他忙什么,沉默寡言似乎很木讷,没趣,乏味……也许只有和公主在一起时就有话而且有趣了。公主和他在一起时,她常常会听到公主格格格小母鸡叫一样的笑声或嘿呀吼吼……也或许小主人就是爱着神王的这种淡漠…….咸鱼。
神王,统御天地众生,怎么会对权势没有兴趣?
这对满脑子欧洲神话传说的Rose来说是个无法理解的事。
睡美人:王妃16歲
神的职责就是掌权管理世界呐。
放逐者之路
不争权不能掌权的神王还怎么做神之王?
……..或许,这是人间,他对人间凡人的权势不屑,没兴趣,才不争吧?
Rose心中充满太多困惑,却不好在此事上问公主小主人。小主人自找到了神王就很快的变得懒惰起来,不再以前那样睡觉也充满高度警惕与奋斗精神,懒懒的对太多事不理睬不愿说什么…..赵岳在外边很少回来,与她的小主人聚少离多,这使她也少有机会进一步仔细观察了解分析。
等到到了梁山,Rose贴身跟着生活,终于有机会慢慢细细观察了。
她很快就发现自己以前粗略的认知并没有错,公主爱逾性命的心上人就是这么沉默寡言无趣,仍旧是匆匆忙忙却是憋在屋子里忙乎……她这时已知道了是在忙于科技……却仍然对权势没兴趣,竟然什么事都让别人管着,他什么也不想管。这让Rose曾经很担心……她在这个中国人组成的陌生地方也照样能敏锐警觉到这只怕是个强盗窝,不安全,梁山人绝大多数都不是什么好人。
在极度危险的坏人堆里,怎么可以放权什么都由别人作主,自己不抓紧权力?
这不是把命自已交在别人手中?
古穿今璀璨星光
若是那些凶恶强大的坏蛋部下起了歹念……可怎么办?
她负有小主人拜托的神圣秘密使命,从饮食起居这种日常最寻常琐碎细微也最容易被麻木忽视的小事上保障赵岳的安全,最重要的就是暗中监控,防止厨子或什么人以各种手段下毒暗害。
在权势之家,亲情是很淡薄的,甚至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只要权势有需要,亲人往往就会成为最卑劣的仇人。
Rose即使只是个女仆,也太深刻了解这一点,而她的公主小主人无疑也在时刻警惕着。
公主不争不抢,懒惰起来,一方面是找到了依靠,往日的劲头就泄了,也是太累了,从出生神经就绷着啊…..一方面怕是未来男主人叮嘱过什么,还有,定然是小主人有意做出这种姿态。
这么多年了,Rose太了解小公主的心机城府之深之能蒙人。
她至今还是不知有腹黑这个词,不知定义小主人是个极腹黑的公主。
而饮食起居等安全方面,Rose太擅长了,而且早习惯了做这个,习惯到成了日常生活。
網遊之生命祭祀 初雪寒江
她能照顾公主安全长大,这么多年来负责并最注意的就是这方面的严格监控与把关。
若是她能力不够或责任心不够,在那个充满了太多野蛮无耻背叛的欧洲在太危险的公爵庄堡环境里,她的公主小主人即便聪慧警惕无比,但只靠公主自己,只怕也很难有机会活到长大。
Rose认为自己有责任提醒自己必然的男主人要注意部下方面安全隐患,建议应该把权抓紧。
但,赵岳毕竟不是她从小照顾保护到大的公主。
她与赵岳其实还是陌生人,Rose无法象和小主人那样随意说话和提建议。
她找机会小心翼翼,吞吞吐吐,极委婉地表达了一下自己在安全方面的顾虑和改善希望。
然后,她就看到公主的心上人那似乎淡然恒久不变的表情猛然变了,看着她的眼睛闪闪发亮,那双漆黑幽深神秘之极,看了总让人难免敬畏害怕的眼睛里突然充满了一种叫作极欣赏与柔情款款的意味。
她立即领会到,原来这个沉默的难以了解的男人心里对她其实充满着强烈感激与信任。
这种感激是对她近二十年始终忠心周密照顾保护了小主人活下来的感激。而信任也正源于此,也源于她的公主小主人……尽管她的公主匆匆找到赵岳,双方接触时间太短,匆忙与短到正常情况下对彼此最粗略的信任都不可能建立,但赵岳却无疑对她的公主有无限宠信和爱。
在那一刻,Rose甚至觉得自己提出什么样的要求,这个已定的未来男主人都会爽快答应她。
这让本就迷信入魔的Rose越发相信世间真有神,相信公主与赵岳真是女神与神王。他她是神侣,早有了解,所以,西方公主到太遥远的东方,双方以前从未接触,却能立马亲密信任无间。
这让本就坚信公主小主人是女神无疑的Rose激动到抑制不住的浑身发抖。
真的有神啊…….我能够跟着神王和公主有一天去传说的天堂,得到永生与自由快乐幸福…….
这让当时的赵岳嘴角不禁抽了抽。
他很轻易就看出了Rose激动哆嗦什么,心里无奈地叹口气,哪有什么神呐……
却不能说什么。
说,根本没有神,更没有天堂,傻女人你别瞎想?
Rose若是信了,她的精神必会立马崩溃。等于是杀了她。关键是她决不会信…..谁也不能证明有神存在。却谁也不能证明真没God存在呀。
这方面完全属于自由心证范畴,全凭自我认为。
赵岳是不信有人类观念中那样的God。他只相信有科技与自身能力强大到神一样的生命。
所以,激动得陷入不能自己中的Rose就听到赵岳欣赏地笑着说,你提醒得很好,请把控好饮食安全,就象你对公主做得那样当好内务总管,管理好宛子城的内务。梁山其它方面,你不必担心。这多得是亡命之徒,但都在掌握中。你慢慢就会了解了。用不着费神受煎熬。我希望你能在这里过得自由轻松愉快。用不着象在你公主身边那样把精神绷得那么紧思虑得那么多……
赵岳不能告诉Rose说,我尽管不是神,但我有特异功能。谁想害我,我一看能立马感知到。
那么一说,Rose只会更迷信,导致的后果会让她松懈必要的生存警惕,最主要的是会砸了她的饭碗……她来这的主要职责就是负责生活细节上的安全,却不需要,那就是没用了,这可不好。
Rose这样的仆从,最重要的就是对主人有缺不得的作用。失去了这个功能和地位,她自身会陷入没安全感中,会自卑……严重的会直接摧毁她的生存信念与生活,要了她的命。
这与员工与老板的关系相似,但严肃严重性大不同。
Rose精神上完全依赖她的公主主人……
随着时间流逝,Rose迅速习惯了梁山生活,而且赵岳太好伺候了,当猪养就行,Rose得以轻松下来,也快活起来,与赵岳相处也自然自在起来,渐渐忽略了神王什么的。就象那什么丝汉子追精品美人,在他心里,女神是那么美好那么神圣,等娶回家日子久了,女神也就那么回事……
在Rose心里渐渐的赵岳变得很寻常,和普通人也没大区别,远不如她的公主主人神异。
赵岳女友即使不人前显圣,只日常生活中自然流露的高超城府心机(腹黑)也能证明她不寻常,绝不可能是一般人。赵岳的本质是科学家,不是搞金融、各种管理的寡头商人政客,没金融大鳄寡头天然及必备的腹黑习性,他也不会对身边最可靠也是他最信任的人玩腹黑。
人生,着实不易。
大家有缘在一起,就尽量活得轻松点。
我不能保证大家都能活得轻松自在,但至少让身边人能。
这是赵岳的一种生活信念,前世还不明确明显,这一世,他明确而尽量做到。
Rose渐渐习惯了赵岳的随和与普通,甚至敢随心玩玩心机与挑逗,但这一回,此刻,她看着着甲准备出征的赵岳恍惚就是神王降临在眼前,潜伏她心底的神方面的信念又涌上了心头,复杂的冲动就象巨浪轰然猛冲上来。冲击得她情不自禁失态地抢上一步伸手就抚摸上赵岳的胸口,而且抚摸个不停,温柔痴迷之极,类似对爱极了眷恋极了的情人…..满脸的迷醉冲动。
愛算計:席少的捕心計劃 龍罌草
赵岳眼望着屋子外,脑子惦记着出征的事,本没留意Rose的冲动抚摸,被摸个不停,闻着醉人的女体香气老在胸前,听到Rose粗重急促起来的喘息声,这才发觉不对劲,低头一瞅,嘴角不禁抽了抽,这满脸花痴样,这是发春了吧?…….需要男人的爱了?难得终于象个正常女人了。
但随即,他心里又一叹:傻瓜,哪有什么神和神王啊。
女神与神王,那就是你那腹黑公主说事表达强烈感情与信念的一种说法。
女神,那是那个世界的中国最常见的一个梗。
那个世界有很多女神呐,即使她很烂,没人真的把叫女神的当神的存在,没人迷信她就是。出于心中爱慕贪婪……如此称呼而已,甚至仅仅是调侃戏弄而已。
在那个世界,女神甚至是一种带有贬义意味的称呼…….啧,你竟然这么迷信你公主。迷信会害死人达…..你自己的生活呐?你的公主和我都希望你能拥有自己的家庭与幸福啊。
你应该拥有一个女人完整的人生。我们都很感激你的忠诚付出和贡献,都希望能给你最好的人生,一个正常女人正常人生完整有的爱恨离愁喜怒哀乐…..不知该怎么和你说。啧,真是令人头疼的事。打破你的迷信,不对。不打破,也不对……怎么做都是在害你。迷信真要不得啊……
赵岳很清楚Rose此刻暴发的趋向不顾一切的疯狂的花痴欲情,这其中很大的成分是宗教信徒的那种狂热,有多少单纯的爱的成分难说得紧。世上太多女人曾经就是因此被玩弄利用毁掉。
Rose是个极有诱惑力的西方美人,正是成熟时,品行美貌与智慧素质综合可称得上切近完美。赵岳若不是师门那诡异功法的原因,属于还没长大成年,现在还没有那方面的欲念与需求,面对此刻陷入狂热的Rose,只怕也会犯下男人几乎通病的那种错。
出征在即,要面对的是两头阴险凶恶强大的狼,赵岳也没时间在这种事上磨蹭。
他想了想,就用一种好笑的方式问Rose:“这甲有什么不对吗?”
邪意狂少 李森森
这一问把陷入疯狂的Rose惊醒了,乱摸的手一滞,却随即又摸了几把才收手,神色羞涩慌张低头道:“…….我是怕里面的衣服没理顺会让我王不舒服。”说的是德语,声音即快又低。
这理由很好,很强大。
Rose却又勇敢抬头盯着赵岳,想看看神王对她是什么表情什么态度,会不会鄙夷她是卑贱凡人不配……宙斯可是和很多凡间美人那个过的。我也很美丽啊,很纯洁,还是chu呢……
赵岳瞅着这张脸潮红娇艳…..满满的某种诱惑光辉、美丽的蓝眼睛里流露着一种希望被认可的渴望,赵岳很想对她说,我不是神王啊,更不是你们欧洲传说的神那样色并且可以拥有很多妻子还能不负责任地到处风流随意占有很多很多的美色。
走点心吧,迷姐,不要迷信干出蠢事,不然,你那公主定会叫你好好尝尝什么叫腹黑与爱的霸道。你是她的第一心腹爱将,即便她把你当家人看,很珍惜你不会干掉你,却至少你无法再在她身边待下去。会有个很好的理由与安排打发得你远远的再也没可能见到她的生活。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