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mmlc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美漫喪鐘 起點-第2049章 挑選任務相伴-ihjn2

美漫喪鐘
小說推薦美漫喪鐘
“什么叫我害惨了你?我不记得我们发生过关系,如果你感染了任何性病都和我无关啊”
韦德嫌弃的小眼神看着黄鼠狼,还从背着的彩虹小马书包里掏出瓶消毒水来洗手,显得十分害怕。
毕竟他身上如今还健康的部位就只剩眼珠和丁丁了,其中之一要是出了问题,他肯定会追悔莫及。
黄鼠狼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稍微有点斗鸡眼,戴着一副土气的大眼镜,他油腻的黑色长发不知道多久没洗过了,身上也有股酸溜溜的气味,胡子拉碴,显得不修边幅。
这个酒保一点点地蹭到了韦德面前,即便隔着个吧台,他还是在确定丧钟不会杀他之后才松了口气。
“你TM的跟那个加拿大人走了之后,我十分担心你,就想办法托人打听你到底去哪里治病了,可是你离开的第二天。”黄鼠狼反手用拇指比了比身后,脸上带着惊恐的表情:“第二天就有不知道什么人在酒吧后门杀了一只黄鼠狼,那畜生掰掉了它的脑袋,用血在墙上写了‘再多管闲事,下个就是你’,那是冲我来了!”
吓死个人了,尽管当时黄鼠狼就反应过来,那所谓的实验疗法恐怕有问题,但他也不敢追查了。
毕竟,平时大家关系是不错,可关键时刻要是会出人命的话,还是让韦德去死吧,不要把自己也搭上,人家势力很强的样子。
可现在韦德活着回来了,不光变了个造型,还带来了传奇佣兵丧钟。
黄鼠狼赶紧表示不是兄弟我不讲义气没去救你,而是被别人阻止了,实在是兄弟我也有难处啊。
‘不知道丧钟和贱人韦德是什么关系,该不会是韦德迁怒于我,请丧钟来杀我的吧?可是佣兵酒吧只负责验资,本来就不负责调查甲方的背景啊。糟糕呀,在丧钟面前,玛格丽特修女的面子恐怕也不顶用啊……”
这就是黄鼠狼的心理活动,他现在慌得一批,擦杯子的手跟筛糠一样抖着。
他是佣兵经纪人,不是雇佣兵,而且最怕死了。
“表哥要不要尝尝这里的炸洋葱圈?这是我在这里最喜欢的,比一条街以外的那家夜总会的要便宜得多。”然而韦德根本没有听黄鼠狼说话,在得知表哥是第一次来这里后,他像是主人一样介绍起了这里的下酒零食,眼睛变成了滑稽的形状:“以前我没钱找妹子的时候,偶尔也会用生洋葱圈爽一爽。”
面具下的苏明一脸无奈,他侧倚在吧台上,一条胳膊趁着脑袋,看着在迷幻彩灯下不断变幻的舞池:
“你也太变态了,你如果和她们关系那么好,就没想过跟谁先记账?”
“姑娘们也是要吃饭的,我如果没有钱还要用交情绑架谁来陪我,那她当天就没有收入,没有饭吃,这样一来我和坏蛋有什么区别?”
韦德摸着口袋摇摇头,妓女和雇佣兵很像,也有人家的行规,其中最重要的一条规矩更是几乎相同,那就是概不赊欠。
“行了,吃东西喝酒就免了吧,你接个任务,我们出去转转。”
苏明让表弟接任务,之前通过和熊的战斗,他观察后认为死侍目前状态不错,除了体能储备稍微有点问题之外,那也应该是长时间拘禁带来的后遗症。
现在找个和人打交道的生意,就能断定他的精神状态,只要死侍进入状态,那过去和未来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韦德点点头,他看向黄鼠狼身后,那里的墙上挂着一块小黑板,往往会写上一些公开任务或者期限特别紧的工作,就跟‘今日秒杀’的特惠活动一样。
不过一般来说,都是些垃圾工作。
比如帮人找猫啊,代写小学生作业啊,游戏段位代练什么的,属于很轻松,却又报酬很少的那种。
雇佣兵的工作本身就和侦探、间谍、杀手都有重叠之处,总之只要是能赚钱的活,佣兵都可以考虑。
“你觉得那个工作怎么样?杀一个印第安人,割掉他的头皮回来交差。”死侍觉得今天运气不错,今日秒杀上有个报酬在300美元的杀人工作,只要动作够快,抢在别的佣兵之前完成就行:“我们还可以怀旧一下,感受一番当年狂野殖民者们的所作所为。”
“没劲,杀普通人太无聊了。”丧钟摇摇头,也在打量着那块黑板:“就算你要接,也接个刺杀美国总统的任务嘛。”
“咳咳,我们这里没有刺杀总统之类的任务。”黄鼠狼不好意思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在被彻底无视后,他反而觉得轻松了不少,甚至敢主动搭话了:“作为公共的佣兵区域,不和政治搭边也是规矩。”
杀政客的任务当然也有,不过都是那些有自己经纪人的佣兵们做的,很多事情不能拿到明面上来说。
“唔,说的也是,我现在也有超能力了,杀普通人确实有点无聊。”韦德捏着下巴点点头,他的脑袋一会向左,一会又向右,绕过黄鼠狼的脸盯着黑板:“那从墨西哥边界押货进纽约的任务呢?”
丧钟还是摇头,他敲敲桌子让黄鼠狼随便上个酒:“武装保护走粉才给1000美元,打发流浪汉吗?你要知道那些负责作为人体带货工具的‘骡子’从墨西哥跑一趟都能赚四万美元左右。”
死侍眼睛一亮:“那我们去当骡子吧?”
“你有食道癌,胃癌,大肠癌,小肠癌,直肠癌。”丧钟敲了一下他的脑袋,再度拒绝:“指不定什么时候货就从你肚皮里掉出来了,被人家投诉的话,你别说赚钱了,赔个几百万都算少的。”
死侍像是尸体一样趴在吧台上,小眼睛眨巴着:
“那你说我们接个什么任务好?倒是有个去非洲帮军阀打仗的长期任务,可我不想再参与大屠杀之类的工作,听说那现在一点也不政治正确,要是我杀他们的时候有黑人说一句‘我不能呼吸了’,我可是会掉人气和粉丝数的。”
“算了,那个谁,拿所有任务的清单过来,我和韦德挑个‘白色’任务好了。”
苏明跟黄鼠狼说话,既然要判断死侍如今的精神状态,那么一个动脑子查案的任务明显更合适。
所谓的‘白色任务’简单来说就是和警方合作的任务,一般情况下也叫‘线人工作’,反正查出点情报也能卖钱,雇佣兵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你以为警察们和佣兵们是对头么?其实并不是,哪有永远的敌人?这是要根据时刻变化的利益关系来决定的。
条子经常也会出入玛格丽特酒吧,有时候是为了破案抓人,也有时候是为了打听情报。
酒吧正常交税,玛格丽特姐妹也注册过合法的安保公司,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警局还必须为这里提供保护,毕竟是合法的纳税人。
安保公司和自由佣兵们都签短时间的劳务协议,反正出事被查到了就是临时工干的,警方钉不死酒吧,更何况更上面还有收了玛格丽特修女黑钱的保护伞存在。
如果这个世界不够黑暗,哪来那么多义警和超级英雄呢?
“反正带着你玩什么都是玩,不如让你学学破案吧,我可是DC最好的侦探之一。”苏明飞速翻阅着堪比电话簿的任务清单,随后在某一处停下:“哦,这个不错,警方在悬赏一个连环杀手的线索,我们干脆把这个案子直接破掉吧。”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