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hryx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乞活西晉末笔趣-第七百六十回 馬景之傷相伴-49j4t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乞活西晋末
“隆隆隆…”战马奔腾,蹄踏月辉,平阳之北,近卫中军上万骑卒犹如暗夜中冒出的一群凶兽,绕出树林遮蔽,直向平阳城下的匈军狂飙突进。千军万马的轰鸣,杀气腾腾的威势,直令马景骇然失色,也令攻城匈兵惊慌失措,更令平阳守卒欢呼震天。
“快,传令下去,撤回步卒!快,列阵迎敌!”平阳城下,马景再无喜色,双目愈加赤红,直悔自己先前将骑军分派各项去对付那一干操蛋分子,却也只能怒吼连连,“快传令刘鸿,速速集结五千骑军北上迎敌,还有麻呈、腾格,他妈的别再搜索了,都北上迎敌去。还有薄盛,令他顶住来敌,必须给某将他们拖住半刻!”
其实,不用马景传令,薄盛的千骑都会顶上,因为黑夜之中,此前奉命北上搜敌的薄盛所部尚不及反应过来,近卫骑军已然气势汹汹的扑至近前。嗖嗖声混于匈人的军号声,成千上万的弩雨更已铺天盖地的杀至,飙血伴着哀嚎,薄盛所部瞬间倒下一片。
“杀!从敌阵右侧凿穿过去,有进无退!”骑军相对,回身必死的道理谁都知道,薄盛立即挥刀怒吼,拨马前行,指挥着麾下匈骑迎向近卫骑军。只是,他自身的速度却是压得颇慢,而待大部麾下冲了过去,他竟带上了百多心腹亲兵,蓦然拨马转向,东逃而走。
食戟之冒牌小当家 绅士东_20191013012542
事实上,这个一度在雁门关堵截血旗骑军,害得纪泽远走北漠的薄盛,从司马腾换主至司马越,继而是石勒,最后到了匈汉再也不受待见,若非亲手害过纪泽,他早就转投华国了。而今匈汉都这样了,他薄盛可不是傻子,即便与华国为敌,又哪里会为匈奴人拼死卖命?
然而,薄盛想跑,却因其动作太过突兀,全数落入了对面血旗军的眼里。纪铁在黑夜中虽然分辨不出薄盛,却不妨碍他的咆哮声起:“给老子放弩,那帮背着袍泽临阵而逃的卑鄙家伙,甭放跑喽!”
“嗖嗖嗖…”又一波足有上千的弩矢集火射出,乌云盖顶般的落于薄盛一众人的头上。弩雨过后,原地除了少许的伤残战马犹在奔窜,几已没有活着的骑兵,而被重点关照的将官薄盛,自也逃不脱一个殒命血泊的收场。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抱憾身死对薄盛本人自是无比悲哀,但对上万近卫而言,却仅是一只随脚踩死的蚂蚁罢了。又是一波箭雨投枪,薄盛所部剩余的数百匈兵再度倒下一片,余者也旋即淹没于近卫万骑的洪流。
“杀啊,杀啊…”亲卫万骑几无迟滞的越过薄盛所部,呼喝着继续前突。数里距离对于奔骑而言可谓转眼而过,根本不给退下城墙的匈奴步卒更多准备时间,他们便已杀至了平阳城下。
“薄盛这个废材,这么快就垮了!?儿郎们,跟我来!”华盖之下,马景怒吼一声,顾不得别的算计,只得带着中军剩下的两千骑军,硬着头皮顶上。至于“刘聪”二人组,自也无法再顾忌威仪,仅被留下百名骑卒与近千杂牌步卒加以象征性的围护。
“嗖嗖嗖…”“咻咻咻…”骑未至射先至,弩矢、箭矢、投枪,陆续落于匈骑阵中。虽然匈骑也没忘射出箭矢,但凭着兵坚甲厚,以及局部的兵力优势,近卫万骑在撞上马景所部之前,便已取得了显著的折损比优势。
“左军迎敌!右军绕城西走,余部跟某杀!”纪铁咆哮一声,仅分出亲卫左军对付马景所部,右军则抓紧敌骑尚未返回的片刻机会,绕城突击那些辅助仰攻的匈奴步卒,纪铁自己则亲率血旗近卫中军,洪流般的撞向了攻城匈军刚从城头退下的步卒主力。
“砰砰砰…”一拨远程打击过后,蓄势以待的近卫重骑在纪铁带领下,适时前突,粗长的骑枪犹如上帝之鞭,接连不断的挑飞了所有的前路之敌,坚硬的马蹄宛若地狱磨盘,凶残暴戾的践踏着前方的一切。伴着鲜血飚飞与哀嚎尖叫,本就匆匆结阵的匈奴步卒,旋即便如堤坝崩溃,散为零星的点点水珠,在平阳城下四散逃窜…
当被特战军吸引至城南的匈骑刘鸿所部急急返回救场的时候,平阳东城下的匈奴步卒已被纪铁率军冲了一个对穿,而迎向刘鸿所部的首先就是己方的匈奴溃兵。哪怕匈将刘鸿并不在乎步卒的死活,也不愿白白硬顶自家溃兵的一轮“冲锋”,再被其后的血旗重骑落井下石,只得带着五千骑军暂避其峰,远远与血旗近卫们弓箭交流。
“嘀哒嘀哒…”近卫中军,随队暂掌全局指挥的程远直接通过军号,下达了撤离命令。已然趁乱打了敌军一个伤亡惨重,近卫骑军虽强,却也没有必要留在城下,与两倍于己的敌方步骑纠缠鏖战,徒增伤损。程远可不以为城内的猪队友会及时杀出配合,最终的聚歼,还是等待明日纪泽率领中路军抵达的好。
“直娘贼,文人就是事多!弟兄们,走!”头前的纪铁发出一声犹不过瘾的吼叫,直接碾过前方挡路的匈奴溃兵,顺势向南奔离。在其之后,血旗中军轻骑,业已凿穿马景所部的血旗左军,乃至西绕平阳的血旗右军,皆紧随而走,并不与四面回归围来的匈骑们过多纠缠。至于来自边上围追匈骑的箭雨攻势,还有比血旗军更强更狠的远程打击吗…
像是暗夜里的一阵骤风,近卫骑军杀气腾腾的来,又急匆匆的走,不带走一片云彩,只留下一地的杀戮。平阳城下,尾追近卫骑军的匈骑已然返回,从每个人脸上的凄苦可知,他们在血旗骑军的曼古歹战术下丝毫没占到半点便宜。
重新清点兵马,马景好险没学着刘聪狂吐一把老血。原本约有三万五千的步骑,两度破城在望,两度被血旗军搅黄,兵力更已仅余两万。而且,一而再再而衰之下,残余匈军已然士气大跌,别说攻克士气愈盛的平阳城,便是自保不溃都已成了难题。
士气败坏如斯,更有敌骑暗夜窥伺,攻克平阳已成虚妄。老马景虽有死志却不愿白死,心忧东方随来的血旗中路军主力,他只得率军连夜西走,意欲带上这些残兵,争取前去百里之外的河东郡城疯狂一把,怎么着也要为大匈汉国留下一个与城死节的佳话嘛。
免不了又是一通愈没营养的蛊惑,马景总算带着两万步骑连夜西行,出了平阳城二十里,这才选了一片丘林权做暂歇。只是,在这生命中的最后一个夜晚,可怜的马景也未得以睡上一个平安觉…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难得抽空小憩片刻的马景,突被帐外的一阵喊杀声惊醒。不待他呼唤亲兵,他的亲卫长已经窜入他的帅帐,惊声叫道:“家主,不好了,有军兵作乱了,正在围杀刘聪呢!”
“刘聪!?陛下不是早已驾崩了吗,还围杀个什么劲儿?”尚还有点迷糊的马景下意识的问道。但旋即,他便明白对方说的是那个假冒的“刘聪”。作势围护“刘聪”的宫卫军在昨夜被迫参战,折损大半,已难镇住众军,而军兵作乱的目的,不想也知是为了取下“刘聪”的人头去讨好华国。
“混账!这帮杂胡与汉狗,果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不能与我大匈共度难关!”口中咆哮,马景的身形已经窜出帐篷。扫眼一看,他的心顿时沉至谷底,只见整片歇营的丘林,此时混乱一片,到处都是奔窜的身影与惊乱的嘈杂,许多人影已经冲出丘林四散逃去,更有不少炬火正在向着丘顶逼近,而紧邻他不远的“刘聪”大帐,正被喊杀声逐渐淹没。
“家主,这等营啸根本无法制止,咱们难免被殃及池鱼,卑下还是率弟兄们护着您,趁乱先走为上吧。”忠心耿耿的亲卫长窜至马景身畔,急声叫道。须知马景的帐篷距离假“刘聪”的可不算远。
“卧槽,刘聪的脑袋被谁给抢了?直娘贼,去抢马景老儿的!”不待马景吭声,“刘聪”的大帐处,业已传来了此起彼伏的怒骂,而更多的炬火,则向着马景这边逼来。
“贼老天,马某仅想多拖一些为我大匈垫背的,这点最后的愿望都不成吗?”仰天一声凄吼,马景如疯似癫,又哭又笑,“尔等都逃吧,爱去哪就去哪,老夫跑不动了,今个就留在这儿了,一死而已,怕个鸟,哈哈!”
帐外聚来的一众亲兵闻言皆面面相觑,待得反应过来,马景业已晃晃悠悠的回了帐篷。亲卫长忙跟了上去,其余亲兵一阵目光闪烁,多是叹声离去,唯有两名亲兵一咬牙,也跟着入了帐。
帐内的马景已经恢复平静,稳稳坐于榻上,看着跟进来的三人,他淡淡一笑道:“马某还不算太过失败,能有三位效死追随,但有来生,你我再非主仆,而是兄弟!”
“噗!”寒光闪过,鲜血飚飞,马景自刎栽倒。在其视野中的最后一幕,是透过帐门射入的一缕晨光,只可惜那不属于他马景,也不属于匈奴人。
“家主!”亲卫长等三人齐齐悲呼,继而,锵啷声起,寒光闪过,鲜血飚飞。只是,飚飞的仅有一道血箭,栽倒的也仅亲卫长一人。
片刻寂静之后,帐中传来异口同声的两道怒骂:“呸,猜你丫就是冲着首级来的,狗日的,今个算老子倒霉,见者平分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