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jswh好文筆的小說 《重生之商界大亨》-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首長的電話讀書-oazsy

重生之商界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商界大亨
尽管和预想有非常大的差别,过程也婉转到天上去了,但不管怎么说,周铭还是说服欧洲和美国国内的资本财团们达成了一致的做空美国的想法。
而洛克菲勒和摩根做出决定以后,他们也很快加入到和提斯曼他们一样的囤积美元跟股指期货合约的行列中来了,不过由于提斯曼他们的先行入场,导致资源和渠道竞争变得非常激烈。但洛克菲勒和摩根作为美国最顶尖的豪门,他们当然也有对策。
他们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放到了美元外汇上,简单来说,他们先准备大量美元,然后兑换成黄金和石油等硬通货,等到欧元发行,美国资本大量外流,美元会持续贬值,这时候他们再把黄金和石油换回美元,就能大赚一笔。
不仅是黄金和石油,甚至他们都把主意打到了美国国债上,同样采取的是和期货一样的做法,借入大量国债抛售,等到美元贬值再用贬值后的美元买回国债还回去,同样能赚到不菲的差价。
当然除了这些,他们的手段多种多样,总之周铭看了这些资本家的做法,周铭才明白同样是薅美帝国.主义羊毛,自己还是太年轻了啊!
不过周铭并没有闲着,周铭一边和陈树叶凝他们一起,学习美国资本先进的薅羊毛技术,此外也把消息传回国内,组织国家还有国内的一些朋友一起来薅,毕竟好不容易逮到美帝这么一头大肥羊,要是不多薅一点,怎么对得起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呢?
于是周铭马上拿起电话拨通了杜鹏的号码,电话响了好一会才被接通,然后传来杜鹏嘟囔的抱怨:“周铭你老大打电话不算算时差的吗?我刚睡的正香呢!”
周铭这才想起这个时间国内是凌晨两点,好像是自己疏忽了,可周铭怎么会承认自己出了问题呢?马上语气一凝:“本来我这边是有一个能赚大钱的好消息要告诉你,还是可以做空美国的消息,看来你是不想听了。”
本来迷迷糊糊的杜鹏,一听周铭这么说,他顿时来了精神:“做空美国的消息?周铭你老大快说说看。”
“不着急,现在还是杜鹏同志的睡眠质量更重要嘛,其他的事情都可以稍后再说。”
周铭毫无疑问的拿捏上了,小样,跟谁抱怨呢?
杜鹏马上解释自己只是随口说说的,自己其实也就是刚睡下,眼睛还没闭:“年轻人嘛,谁不玩到一两点才睡觉呢?”
周铭当然没有和杜鹏计较的意思,只是逗他玩玩,见他服软了,周铭也把关于欧元发行以后美国资本外流,会造成美国股市持续下跌,是一个做空美国好机会的事情全告诉了他。
“周铭你老大的意思是,现在有个机会可以看空美国股市,就像你当年在港城做的那样?”杜鹏不确定的问。
周铭告诉他:“也可以这么说,不过做空美国所带来的影响和方式也不仅是股市,还有美元贬值所带来的影响,以及楼市和其他实体产业。现在据我所知,洛克菲勒和摩根这样的美国豪门已经在做类似的准备了,包括黄金石油,他们用上了可以一切在这次做空美国的机会里获利的布局。”
杜鹏听到这里终于有点转不过来了:“等一下,我还是不敢相信,就因为欧洲央行成立发行欧元,美国就要崩了?这也太玄幻了吧?而且洛克菲勒和摩根这样的财团,不是美国资本家吗?他们为什么要对付自己国家?美国真的崩了对他们并没有好处吧。”
“资本是没有国界的,而且也不是美国要崩,是资本外流带来的美国经济持续性衰退。”
周铭解释:“玄幻是有点玄幻的,但比起这个,杜鹏你不觉得资本世界大战更像是小说里的情节吗?”
的确如此,要是没有周铭告诉他资本世界大战的事,就算以杜鹏的家庭成分,也很难相信会有什么资本世界大战,可现在却是实实在在发生了的。
杜鹏也不是什么咋咋呼呼的少年了,他深吸一口气说:“所以周铭你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也加入做空吗?”
周铭理所当然的回答:“当然要加入,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就算因为国家和渠道等问题不好直接动手,但也至少从其他方面捞一些好处回来,比如先抛售美元和美国国债,持有其他货币或者硬通货,等美元汇率贬值以后再买回来,又或者等美元汇率下降,购买一些高科技产品或者其他美国商品,这些都可以。”
周铭还说:“反正具体措施你们可以自己想,但是只有一点,动作一定要快,因为我推测欧洲央行成立再怎么拖延也就在这个月内了。”
“我明白了,我一定会好好利用这个机会的!”杜鹏高兴的说,“该死的老牛家总是跟我作对,这次我可要好好教训他!”
周铭急忙让他打住:“这个你就不用跟我说了,你打算怎么利用这个消息是你的事,不过我建议你还是跟林首长说说。”
周铭还是一如既往的坚持自己不碰政治的传统,还是安安心心赚自己的小钱钱更靠谱,何必掺和那些犯忌讳的事呢?
杜鹏也表示明白。
这一次周铭和杜鹏没有聊多长时间,杜鹏就挂断了电话,周铭知道杜鹏该去好好想想究竟该怎么利用这个消息了。
在杜鹏之后,周铭又先后给黄荣和曹建宁他们打了电话,也告诉了他们做空美国的事情,而到了晚上,周铭却突然接到了旧金山领事馆的电话,说周铭的护照可能存在一些问题,需要周铭亲自去领事馆一趟。
国家在纽约、旧金山和洛杉矶这样重要的城市都设有领事馆以处理一些日常事务,周铭接到电话就直接出门去了领事馆,在门口进行了例行登记,然后被带到领事馆的一个副办公室,这个办公室的布局有些奇怪,很不规则的摆了几台电脑,并且这些电脑运行起来风扇还呼呼作响。
周铭在办公室里等了一会,办公室的门被推开,然后一个有些意外的人走进来了。
“韩振大使你怎么在这?”周铭惊讶道。
进来的这个人就是国家驻美大使韩振,很早以前自己带着金融班过来美国的时候就和他打过交道,所以周铭对他还有印象。
只是周铭尽管不懂政治,但也知道大使馆和领事馆是有区别的,
并且大使一般也不会在领事馆,可这是怎么回事?
韩振进来也向周铭抱歉:“周铭同志很抱歉这么晚了还叫你过来,不过我这边的确有很重要的事,而且也就在这里说话才最方便。”
说话方便?
周铭下意识看了那几台摆放位置诡异,同时又嗡嗡作响的电脑。
韩振告诉周铭那几台电脑旁边的墙壁里有美国人的窃.听器,那几台受过改装的电脑,正好可以以噪声和震动,掩盖房间的声音。
原来如此。
周铭点头表示明白,周铭还记得后世自己就看到过类似的新闻,国家在外国的领事馆里被安装了窃.听器的,有一段时间还闹得挺沸沸扬扬的。
韩振随后邀请周铭坐下,同时让自己带来的技术人员去安装电话。
韩振告诉周铭:“我这次是带着首长的任务来的,是他要和你通话。”
“是关于做空美国的事情吗?”周铭问道。
韩振对此没有隐瞒,点头说是,他告诉周铭,美国对境内的敏感电话都会监听,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还是采用大使馆的加密电话为好。
那边技术人员很快安装并调试好了加密电话,然后给韩振拿过来,韩振拨出了一个号码,居然是直接拨到首长办公室的,那边有工作人员接通,让韩振稍等,马上转给首长。
电话转好了,韩振首先汇报:“首长您好,我是韩振,周铭同志已经找到,现在就在旁边,随时可以和您通话。”
韩振随后把电话递给周铭,周铭小心翼翼接过电话,向电话那头的首长问了一声好。
电话那头的正是华夏的一号首长林泽康,他笑呵呵的说:“你好,现在旧金山那边应该是晚上,这样把你骗过来领事馆,他们把你吓到了吧。”
周铭表示还好:“我也有准备的,而且来国家领事馆,怎么样也不会有危险嘛!韩大使他们也是为了保密需要,这我都能理解的。”
周铭是真的从出门就有心理准备的,因为如果自己的护照真出了问题,那首先来找自己的应该是美国的出入境管理局,而不是领事馆。
林泽康没有和周铭过多寒暄,随后就直入主题:“我知道你给杜鹏打电话,告诉了他关于做空美国的设想,能具体给我说说看吗?”
果然是这个事情。
对于这个原因周铭也有想到,毕竟这么大的事情,周铭从告诉杜鹏开始,就预料到最后总会传到一号首长这里,然后首长为了更进一步了解情况,就让韩振安排了这一出。
周铭也没有藏私,就把给杜鹏讲过的,关于欧元发行导致美国境内的资本外流,会造成美国资本市场衰退,然后自己打算利用这个机会做空美国获利,甚至关于美国境内外各个财团参与做空行动的事情,全告诉了林泽康。
听完周铭的叙述,林泽康那边沉默了好一会,似乎是在消化这些信息。
好一段时间以后林泽康才突然问道:“那最终会造成什么结果?会不会也出现什么大事件,比如美国的解体?”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