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xre5精品都市小說 唐朝貴公子 ptt-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讀書-6bwh2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众将听到这里,个个默不作声。
这苏烈说话很稳妥,可是胆子却很大。
其实很多事,他们是心如明镜的,苏烈所说的问题,莫说是天下承平,就算是天下大乱的时候,照样有不少。
军队是由人组成的,有人就不免要藏污纳垢,克扣军饷,疏于操练。
这些事……有,而且很多,现在的情况,已经愈演愈烈了。
李世民皱眉起来,这些事,他也是有过一些耳闻的,但是他觉得……这应该是极少的情况。
这倒不是他不能体察下情,而在于,李世民毕竟是军中出来的,对于军中的印象,还停留在很多年前。
他对于军中,总是抱有着许多年前的美好想象,哪怕偶有人上奏,他也只认为,是那些御史故意挑刺而已。
可眼前这个苏烈,好大的胆子。
只是苏烈既然说的,乃是他自身的情况,偏偏使人无法反驳。
李世民凝视着苏烈,他知道,眼前这个人,是一条汉子,这样的人说的话,不会有假。
于是他鼓励苏烈道:“你继续说下去。”
苏烈便道:“卑下说这些,并不是因为卑下陈述自己受了什么委屈,而是卑下隐隐觉得……觉得……这样承平天下,府兵迟早不堪为用……”
苏烈可谓是一腔热血,今日总算逮着机会说了。
他一直处于底层,比任何人都清楚,府兵制已经开始逐渐的崩坏。
这种崩坏,对于朝中的贵人们而言,显然很难察觉,可对于苏烈而言,其实已经开始了。
只是他这话,就显得有点危言耸听了。
府兵已经经过了几个朝代,一直都是各个王朝的中坚力量,李世民甚至以大唐的府兵建制而自傲,常常对人说,真有三百七十府,天下可无忧了。
现在眼前的一个人却说,府兵已经开始出现崩坏的现象了,李世民或许可以勉强接受。
但是……眼前这个人,竟敢说用不了多久,府兵将无可用之兵,这却是李世民所不能接受的。
李世民凝视着苏烈,脸色显得阴沉,道:“尔区区一个牙将,也敢在此口出狂言?”
众将也感受到了李世民的怒火。
若是其他皇帝,对于这样的话,听了也就听了,可大唐军马,几乎是李世民一首缔造,苏烈之言,不等于是打陛下的脸吗?
大家心里不免摇头,可惜,可惜了……
陈正泰发现的这个人才,倒是真的有胆有识,唯一可惜的就是,这脑子跟陈家人一般,似浆糊似的。
一旁的薛仁贵听罢,却道:“卑下也觉得苏兄所言有理。”
李世民随即就杀气腾腾地看向薛仁贵。
在这样的目光下,显露出了一个帝王的威严,薛仁贵却是胆子大,一脸凛然无惧的样子,也昂首,好像是在说,你瞅啥?
苏烈则是道:“这是卑下所见所闻,卑下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长年累月都无法得到解决。此后,卑下蒙陈将军垂青,调入了二皮沟,似乎有了新的想法……卑下希望一直留在二皮沟,就是想……能随陈将军,缔造一个不同的府兵……这些……都是卑下的浅薄见识,陛下听了,一定是不屑于顾,陛下就当卑下妄言好了。”
李世民拧着了眉心,脸上露出了深深的忧虑之色。
他显然觉得苏烈在危言耸听的。
这苏烈分明是想继续留在二皮沟了,于是……
他颔首点头道:“既如此,你二人就在二皮沟吧,你们说要缔造不同的府兵,朕自当拭目以待。”
人才难得啊。
就是这人才的话多了一些。
怎么跟那些御史似的?
李世民回头,见大家都很尴尬的样子。
李世民不甚在意,将目光落在了陈正泰的身上,道:“陈卿家,苏烈的话,可是你教他们说的?”
众将便又噤若寒蝉,一个个看着陈正泰。
陈正泰心里苦笑,很无辜啊,我特么的说了个啥?
这两家伙,有点像扫把星啊。
我只是让他们去揍一个人,他们倒是实在,直接把人家大营都掀翻了。
好嘛,现在获得了皇帝的赏识,好话不多说几句,又开始说一些怪话,这不是找抽吗?
苏烈一直都在底层,他说的话,其实陈正泰是相信的!
因为陈正泰也很清楚,唐初时看上去强大的府兵制度,其实已经开始出现了腐坏的苗头,甚至这种苗头开始愈演愈烈,用不了多久,府兵制度开始慢慢的消亡。
站在历史的高度,陈正泰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事实。
只是苏烈将这些揭露出来了而已。
可问题是,该在这种场合做这个的事吗?
陈正泰其实不想说这些不高兴的话,可苏烈既作了死,人家毕竟给自己揍了人,还愿意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冲这个……自己也不能去打苏烈的脸,不是?
陈正泰道:“学生没有教他们说,这是苏烈的所见所闻。不过以学生的见识,府兵制崩坏,显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府兵的弊害,在于兵役繁重……”
李世民听到这里,就显得更加不高兴了。
他没想到陈正泰对府兵竟也有看法。
这岂不是否认了朕这些年来对于府兵制度多次的改革?
李世民道:“好啦,朕知道你的心思啦。你是朕的好学生,竟能发掘这样的两个人才,此二人,将来必为国家柱石,朕是万万想不到,你竟有如此能耐,此二人,朕交给你好好管束吧。”
虽然说了一些令李世民不高兴的话,可李世民还是欣赏的看了二人一眼,随即打马而回。
见李世民带着众将走了,陈正泰顿时汗颜,而后瞪着眼前这两个家伙道:“你们知道不知道,你们给我惹了多大的麻烦?真是岂有此理……”
薛仁贵便嚷嚷道:“是你自己教我揍这陈虎的呀,他身边这么多兵卒,不先将这营冲了,怎么揍?”
说得很理直气壮!
陈正泰:“……”
你还来劲了对吧,治不了你,对吧?
别以为我打不过你,就放任你胡闹。
一见陈正泰脸色不好看,薛仁贵倒是一下子乖巧起来,忙道:“将军,是卑下不好,卑下没有领会将军的意图,下次再不敢了。将军,你累不累……”
陈正泰脸色方才缓和了一些。
只是那一直默不作声的苏烈,却突然结结实实地给陈正泰行了一个军礼。
陈正泰一愣,而后用一种嫌弃的眼神看向薛仁贵,仿佛在说,你看看人家。
“哎呀,定方,你不要多礼,我们是一家子,我知道你知错了,但是不必如此,你看,我是很随和的人……”
苏烈却很激动,单膝跪着,行的乃是很隆重的军中礼仪。
陈正泰要搀扶他起来,他却是纹丝不动。
苏烈道:“方才卑下确实说了不该说的话,只是卑下心里藏不住事而已,只想着……作为臣子的所见所闻,一定要让皇帝知道,免使朝廷疏忽,而酿成大祸。今日卑下进言,实在是胆大包天,可是卑下万万想不到,将军为了卑下,竟也和陛下顶撞,将军对卑下实在是太费心了,卑下便是万死,也没办法报将军的恩德啊。”
嗯?
是这样吗?
在苏烈看来,自己反正是找死,自己性子如此。
可陈正泰居然还在陛下龙颜大怒时,为自己说话,这是什么情谊?
这已远远超出了上下级的关系了,他自诩忠义,觉得陈正泰如此,实在是义薄云天。
陈正泰面带微笑,心里说,今日确实是怼了一下皇帝,至少消耗掉了我一个月溜须拍马的功力,不过……恩师理应不会记恨我的,老苏这话,就太严重了。
而苏烈此时则道:“自此之后,我苏烈固然效忠朝廷,可若将军有事,苏烈定当赴汤蹈火,白死无悔!”
陈正泰叹了口气:“你看看,你看看,这话说的,自己人,不要如此。”
“既是自己人,何不结成兄弟?”
烧黄纸?
陈正泰看着一脸激动的苏烈。
苏烈随即道:“只是卑下年纪大一些,却不敢在将军面前托大,宁愿为弟,若是将军不弃,愿与将军同死。”
一旁的薛仁贵也是一脸激动地道:“算我一个,算我一个。”
陈正泰一时无言,古人的思维,总是有些奇怪啊。
苏烈的样子,绝不像是在开玩笑,他性子比薛仁贵稳重得多,一旦说出来的话,定是深思熟虑的结果。
很明显……他被自己高尚的情操所感动了。
陈正泰心里生出异样的感觉:“你做我弟弟?这只怕不妥吧,别人看了,要笑话的。”
“将军还在乎人言吗?”苏烈瞪大眼睛,看着陈正泰道:“谁敢胡说,刘虎便是他的下场。”
陈正泰一听,心安了,不由笑道:“好好好,虽然我觉得这样很不妥当,可是既然你们愿意结拜,我自当遵从,我年纪不大,不过既然你们仰慕我,那么我便只好厚颜无耻的做你们的兄长了,回去二皮沟,我们杀几只鸡,烧个黄纸,以后便是好兄弟。”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