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8234優秀玄幻小說 臨高啓明 愛下-第三百零一節 融資(六)-vhvwn

臨高啓明
小說推薦臨高啓明
“你说得很对,这事要防微杜渐!”刘翔连连点头。
趁着联络员去呼叫慕敏的空档,刘翔又跟楚河多聊了聊,把前因后果捋得更顺滑了些。
在刘翔看来,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究其根本,就是眼前这位自我流放的楚河元老,离开权力太久,专业能力又没能得到展示和认可,在找到新工作之前,全身上下就剩下“元老”这个身份来维持体面。然而今天,这份“体面”被一个显然脑子缺根筋的秘书给击碎了。
先不说这事是不是周围有意授意的——啧啧啧,最长的截留了十五天呐,你真冤枉又有几个能信——这不管是不是吧,但凡这个秘书有肯肯麦麦的柜台的水平,能来个起立问好请坐,楚河也决计闹腾不起来。但谁能想到,人家抄了个七八十年代国营百货公司售货员的模版――那可是被明文规定“不得殴打顾客”的强者。
要说这元老之间呕气,前段时间北上南下政策之争的时候,那气性不是更大?!但也没哪个元老委屈到这份上。这楚河能呕到跑来找刘翔这个其实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来“诉苦”,还不是因为――
站在愛情的交叉路口
刘翔迅速把思路goto到了《史记·孔子世家》。齐鲁会盟弭兵,齐王百般戏弄鲁王,鲁王一声不吭;齐王又派出了个侏儒戏弄鲁王,旁边的孔夫子可就看不下去,直接呼叫了一个跳砍:
“匹夫而营惑诸侯者罪当诛!”
你一个官奴隶有什么资格看不起我一个元老呢!
这才是楚河的真实心态。
重生复仇千金
至于什么收发制度,问题当然是有问题,但不过是个面具罢了。他楚河总不能说对方“大不敬”――元老院从来没有定过这个罪名,更何况,这元老院里的诸位元老,从来都是把“平等博爱”挂在嘴边,最爱干的一件事便是拦住感激涕零正要下跪磕头的土著,堂而皇之的说一句:“我们不兴这一套”。
如今别说没了这套,还得腆着脸去求人,求人也就算了,还热脸贴了冷屁股!
这能忍?元老可都把自个当成天龙人,哪有这么寒碜的天龙人!是个元老就不能忍。
塔紋空間
你要真当场拔枪把这什么秘书给崩了,我倒是要高看你一眼。至少留下的麻烦也没那么多了。刘翔带着复杂的心情看了他一眼。
善良的修真者
不过这麻烦呢,倒也不失为一个好机会。
“哎呀!老楚你这是大才自晦啊!坐个船就能想到三十天筹款三十万的好法子!”刘翔顺着楚河的话头吹捧着,虽然只听了个标题,但并不影响刘翔直接说这个没听过细节的法子好,毕竟会议室还一堆同事等着他回去。“这样,那边大会议室还有工作会议要开,我是真得过去了!老楚你经济工作这么有想法,不知道能不能帮忙参谋参谋,给我们广州市的经济发展把把脉?”
刘翔寻思着人家现在对“尊重”无比渴求,谈完了事也不好直接赶走,不然自己肯定马上变成“一丘之貉”,话赶话说到这里,刘翔恰好灵机一动,提出让楚河帮忙“参谋”一下广州经济发展的事。先塞点材料给他,最后他就算放了个屁回来,那也是“有重大参考价值和指导意义的建议”。他若是个情商高的,这人情只要到位,以后让他拍着桌子吹“广州经济发展是我规划的”又有何妨呢?
狼性军长要够了没
当下又演了一场“三请三让”,刘翔就笑嘻嘻地叫来勤务员带楚河去了隔壁一间南北通透的小办公室,让他研读广州主要大户资料和手头上有的工商业摸底简报了——绝不涉密,但想弄个能做分析的版本出来也是不容易。
融靈之路 古德莫寧
春茂侯門
“嗨,我在那头说等他出来吧,结果门口一听,他在那请诸葛亮出山呢,我就先过来了。先喝杯水,赶死我了。”刘翔刚靠近大会议室门口,就听见慕敏在跟张局唠嗑。
“哈哈哈……”人影未至,先笑三声,刘翔也推门进去。
“今天这个诸葛亮,可是来发脾气的。”
“怎么滴?”王局一边扇着扇子一边凑趣道。
“今儿个这个诸葛亮,碰到臭皮匠了。”刘翔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三言两语把楚河的遭遇说了一遍。众人听完,也不知道该摆个什么表情——毕竟正主不在,义愤填膺什么的就免了吧。
“实话说,这的确有些过分了。”张筱奇第一个表态了,“好歹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同志,说得肉麻一些算是血肉相连。一个秘书就这么轻慢,还轻慢了这么多元老――不管他们存着什么心思吧,这都是元老之间的事,你一个秘书掺和做什么?”
艾志新点头:“这不是过分这么简单,至少应该治一个大不敬的罪名!枪毙、流放、苦役……”
“大不敬?我们元老院哪有这个罪名?”王企益摇起了头,“咱们一边‘我们元老院不兴这套’一边要治别人‘大不敬’,这叫归化民很难办呐。”
“亡羊补牢,叫办公厅搞个规定出来不就行了?”艾志新说,“得让元老保持足够的神圣性!”
“鞠躬要多少度,见了元老要怎么问好?什么时候应该下跪?”王企益连连摇头,“你这搞西班牙宫廷礼仪还是凡尔赛仪注?这玩意可是把国王王后自己都给坑得不轻。”
“他想往大了闹?”慕敏倒是干脆利落,直击要害。“那你叫我过来干嘛?你不会是想要我把那个什么秘书抓起来吧。”
其实吧,那个“现场电话办公”表演性质其实更多一些,其实午木来不了无所谓,这件事还上升不到“颠覆元老院”的程度,主要是体现重视程度。但把慕敏叫来,刘翔倒是也有自己的考量。
“那是他跟周围的事,咱不掺合。再说用什么罪名抓人?”刘翔先表了个态。“但这事吧,咱们也还是得充分警惕起来。”
其他几位被刘翔这来回横条的立场给弄糊涂了,您究竟想干啥呢?
众人的注目下,刘翔说出了自己刚刚想到的事:“是这样。周围同志啊,刚刚领了新任务,手头缺人,不得不把一切资源都顶上,不小心安排了不恰当的人上去,咱们也是可以理解的。”周围来广州这么长时间,除了刚下码头的例行拜会外,还是来找刘翔谈了几次心的。刘翔先还觉得他周围自己都不怎么重视,一天天的不见人影不知道在跑什么破事,现在这对比一看,自己这还算是“挺受重视”的那一拨!起码是“亲自来拜访”了。再说了,不管这事事实如何,周围肯定不会自己认下“藐视其他元老”的罪名,他自己不认,难道刘翔在这里先帮他把帽子扣严实?那肯定不能啊!所以刘翔干脆把周围必然会做的解释先用了。
“但是,咱们自己手边的人,是否也有骄纵情绪,是否有思想滑坡——嗯,这玩意其实吧也看不出来。但我想,我们至少可以做个自我排查,看看咱们广州市政府各单位的秦大爷们,有没有按规章办事,有没有也出现这种工作错误。”
按刘翔的想法,这楚河往这一坐,那架势是必然不死不休的,不然的话,他大概只有跟老张一起修电脑了――想到这里,刘翔偷偷看了下旁边做着会议记录的张允幂,复杂的目光中包含着一丝玩味和一丝歉意。而周围不管冤枉不冤枉,最后必然是认栽的,他如果硬杠,那么楚河只会闹到更大,坐实了周围他脱离组织脱离群众(元老)不团结不友爱的罪名,那周围的南洋公司就别想顺利了。
所以,这楚河是必须安抚的,而周围嘛,可敲打,也可不敲打。但按王局和张局夫妻俩的分析,这南洋公司真开起来,广州地下的历史累积白银,很大可能就白白便宜了他,被他吸走装点了政绩,而广州市政府则很大几率屁都闻不到一口。
必须敲(诈)打!
我的火辣女老板
反正是要兴作一番,给“楚河元老”一个交代的,为什么不顺便敲一下周围呢?
然而周围跟刘翔,在明面上并没有任何从属关系,尽管只有一个皮包的南洋公司需要的资金、人力、货物全部都要广州来供应,但TMD在明面上就是没有任何关系……
像慕敏说的那样,直接抓捕那个秘书?你看慕敏那看好戏的眼神,刘翔用脚指头都能想到:用啥罪名?元老院可没有“中旨”这玩意,什么都得“依法办事”。
刘翔当时电光火石间能想到的只有这一招了——我自查!你总不能拦着我自查吧!
“本来应该是找午木同志的,但午木同志今天恰巧不在。我给他的秘书留话了,要他一回来就过来。这事估计还是要牵扯到他们。”刘翔又解释了一句,对着慕敏说:“眼下先请慕敏同志帮个忙,派一些人力,帮忙搞一下突击检查。”
————
美女的富豪保镖
说到这,刘翔又环视了一下大会议室的各位元老,说:“我说各位,大伙应该不怕突击检查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