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uzh精华小說 《餮仙傳人在都市》-第1700章閲讀-n0ieq

餮仙傳人在都市
小說推薦餮仙傳人在都市
“幽大公子,你这么做,不怕你的妍儿伤心吗?”
一声调侃的话在空中响起,让他的身体顿时僵硬起来,半空的手臂顿时停留在原地。
“你到底是谁?”幽珠把挥出去的手臂收起来,然后扭头看着对方,神色凝重说道。
“不要问我是谁,只要知道我们是一起的就行,你这么把控制给毁坏,不用说肯定会暴露,在里面我也不知道情况,反正我也没有太大的作用,就在这里给你牢牢守住这里,把这个通道给守住。”
姑娘好心機
古争嘿嘿一笑,趁着对方失神之际,然后手掌快速抓住他手中的水球,一把给夺了过来,防止对方做傻事。
吾為主神 夏水長天
“你根本守不住这里,只有把水晶球给彻底损坏,才能阻止这漩涡的关闭,要不然等到他一来,那么你就要死在这里,最后结果还是一样。”幽珠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但是却能知道自己的身份,肯定是海王那边绝对心腹。
要知道,除了四大族长之外,基本上只有几个人知道自己身份。
“放心了,并不是我一个人,这里不是暴露的时机,就让我们在这里等着海王他们的到来,你赶紧回去吧。”
古争这边说着,在远处的树林当中,随着其中“簌簌”的摇晃,几十个人从中冒了出来。
“你们竟然是一起,也是你们一起而来,可是我真的不明白?”这边幽珠看着潘璇一行人过来,有些震惊的说道,要知道修罗人明明是那森鹿出人情请来,怎么竟然敢背叛。
“外面只是一场戏,正好在这里卡住这里,如果进去的话,里面地形不熟,根本发挥不了多大作用。”那潘璇快速走过来,对着古争点点头,表示无人知道他们回来,这样可以争取一些时间。
“还是那句话,你们挡不住森鹿,他要发觉不对,这几天的时间,根本没有任何作用,还是照我所做,彻底毁去这枚晶石,这样森鹿也无回天之力。”幽珠依然摇摇头说道。
“我有老祖赐予的血色令牌,对方想要打破,实力还是差了点。”
庶女邪妃:極品煉藥師
潘璇说着这边伸出掌心,在他们的眼神注视下,一缕缕鲜血从她的手中汇聚起来,最终变成一枚血色的令牌。
整个令牌全身都是由鲜血构成,在她手中隐隐晃动,看样子可以随时扩散开来,上面不断闪起一道道涟漪,让其中唯一的“罗”字,看起来血气十足。
更让人放心的是,那其中蕴含的一丝大道之力,是她老祖一滴鲜血融入其中,在配合一些她未知的东西,彻底组成了这枚令牌。
“这枚令牌,可以把周围的空间全部封锁起来,准圣一下,给他三千年也别想击破,也可以保证这个通道绝对可以保证。”潘璇自信地说道,也是她手中最大的杀手锏,可惜的是,只有这一枚。
“如果这样的话,那还真是可以把这里给守住。”幽珠看到这里,也是舒了一口气,如果这样的话,绝对可以挡住地方。
不过他也没有想到,这个潘璇的女修罗,到底何方神圣,也这个东西都能拿到,难道是修罗中后起之秀,还有这个叫做古争的男人,怎么和海族的扯上的联系。
古争?古争!
他突然想到,在数千年前,海王和自己接头的时候,偶然提过,似乎帮助他儿子治好了病情,才发现蓝药门伤到了他的孩子,这才准备攻打蓝药门,和自己心底的愿望一拍即合。
怪不得对方会知道自己,唯一不解的是,修罗怎么会一同帮助海族,要知道两者非但,没有交集,反而还有数不清的怨恨。
想到这里,他的眼神不自觉地看着古争,对方奉着老祖之命,正常根本不可能改变,那么唯一的意外,就是人族这个人了。
“别看了,早等一会,拿着准备回去,这个东西也不可能突破封锁。”古争看着对方的眼神看着自己,不断的变化,不知道在想什么,立马把水晶球塞入他的手中。
“那我们做过一场吧。”这边幽珠把水晶球收了起来,只是让这个漩涡维持开始崩溃的样子,实际上里面也非常的稳定,如果没有人干扰的话,几年的功夫都会一直这样,直到耗尽开启的能量。
古争一愣,也明白对方的想法,两个人几乎同时朝着森里深处掠去。
“大家集合,全部在这里等着,好好休息一下。”潘璇也不去问他们,拍拍手对着属下说道。
哪怕是演戏,其实比真正的战斗还要痛苦,所有人都累得不轻,这一点做不得假,也让他们很顺利找个理由停在后面,根本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最強地球導師 伏醉
仅仅在三天后,一股股巨大的波动在空中开始剧烈相当起来,中间一片树林直接打成了一片空地,仅仅持续了半天的功夫,古争就回到了这个通道面前。
“没事吧?”
“没事,多休息一下就好了。”
面对潘璇的疑问,古争摇摇头,把身上的一些褶皱给抚平,淡淡地说道。
这次他们在战斗,根本没有留情,就像生死敌人一样互相搏斗,而已不同的是,他们知道最后无法下死手,即便这样,古争也被对方击伤,而幽珠更是被他给打入濒死状态中。
古争把对方留在原地就回来,甚至一枚丹药都没有喂对方,不是他冷酷,而是防止那边森鹿起到任何疑心。
“那你赶紧休整一下,我现在就要把周围给封闭住,万一对方偷袭,我怕来不及。”潘璇看着对方逞能也没有多说什么。
随着古争在漩涡旁边一处空地坐下,潘璇手中那枚血色令牌再次浮现,化为漫天血光朝着空中散去。
每一道血光在空中快速地缠绕起来,就像凡人织布一样,在空中来回窜行着,一个细细密密的巨大网罩逐渐出现在空中。
等到周围全部都被血网给覆盖住,在上面每一道细密的打结处闪起一阵阵密集的血光,同时朝着中间漩涡冲去。
转眼间无数血光刺入蓝色漩涡当中,让漩涡整个旋转的身形开始慢慢停止下来,最后静止在空中没有动弹吗,但是却丝毫没有影响到里面通道。
遗憾的是,这个漩涡是一条单行道,根本无法从这里出去。
古争明显感觉周围的空间全部都被凝固,那一条条血光更是锁死附近所有的空间,没有破开这道血色令牌化成的结界,任何空间类法宝都无法在其中起作用。
随着空中的血光在空中逐渐隐现下去,周围再次恢复了最初的样子,根本让人感觉不到任何不对劲。
这边潘璇做好之后,也同样来到后面,在古争身旁不远处盘腿坐下,同样开始静静地恢复起来。
而此时在这个岛屿的深处,有一个巨大的山谷,里面遍地都是残破的大殿,中海还有一条条小型的山脉,有长有短,就像原本本身是一个巨大的山脉,被人认为的开凿出这样,把这个巨大的山谷给隔成不同的地方。
此时在靠近后面的地方,森鹿看着眼前的传送阵亮起巨大的闪起,在里面的几百人瞬间消失不见。
这些人已经到那边早就选定的地方,开始等待他们到来,因为时间的紧迫,那边根本只是一个雏形。
“幽珠怎么还没有回来?”看着传送阵陷入冷却当中,森鹿下意识想要找到幽珠,却发现四周根本没有他的身形。
神主 彩色鉛筆
“不知道,现在那些人都已经来到了,按理说道幽珠此时也应该来了。”在一旁的森妍也是一脸奇怪地说道,朝着人群中看去,并没有发现幽珠的身影,不禁心慌道。
“你去我们进来的地方,看看怎么回事?还有看看队伍中到底少了谁。”森鹿沉吟一下,心中感觉有些不对劲,然后直接指着旁边两位精英弟子说道。
“是”
两个精英弟子听到后,立马就听命匆匆朝着外面飞奔而去,很快就路过那些临时休整的众人,离开森鹿的视线。
“森门口,需要我们帮助一些吗?”那高伯从一旁带来,脸色打着笑容说道。
“暂时不需要,还是请高长老多多休息,我感觉情况不妙啊。”森鹿看着一旁的山峰上,那有一层巨大的金光正在慢慢消退,只不过速度慢得让人心疼。
曾经引以为傲的防护,此时看起来就是一个败笔,谁能想到这个时候,只能眼睁睁看着藏宝重地的禁制在一点点打开,急也不行。
蓝药门绝大数的财富都在这里,不带走不行啊。
“好,我知道了,如果有需要一定告诉我。”高伯依旧带着微笑,然后退了下去,心里却嘀咕道。
“这老不死,难道不把旁边的通道给开放出来,要不然我不是白来一趟了。”
要知道在山谷之上可以说是圣墟的中心,里面的东西当然是什么也没有剩下,但是在其他几条路当中,因为有一些诡异的机关,所以连蓝药门都没有通过,那并不是依靠蛮立就能过去。
“怎么样?森门主怎么说?”等到高伯下来,他的同伴上前悄悄问道。
“没有,看来对方并没有打算放弃这个山谷的控制,不要着急,我觉得海族不可能让对方那么轻易离开。”高伯面不改色地说道,眼睛闪过一丝不满。
这个圣墟已经被蓝药门简单地控制过,除了这个山谷之外,其他的岔路全部都被封锁,想要进去,就要打破这层防护严实的护罩,不过那样意图太过明显,只能静静地等待着。
半天之后,之前跑出去的名弟子再次飞快赶回来,不过此时他们两个手中带着一个气息奄奄一息的幽珠,朝着前面快速冲了过去。
“怎么回事!”这边森鹿的身形瞬间落了下去,两只抓住他们两个,把他们瞬间提起来到前面空地上,厉喝问道。
“门门、主,我们找到他的时候就这样了。”左边的人吓了一跳,立马说道。
“我们在前面的树林中找到了幽副门主,然后还看到了修罗人已经占据蓝色漩涡那里,我们没有敢靠近,就连忙回来了。”另外一个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也是连忙说道。
“父亲,我夫君怎了!”那边森妍也扑了上来,看到幽珠这副惨样,眼中不禁蓄满了泪水,不过强忍着不让它留下来,哽咽道。
“别急,没有大碍,还有的救。”这边森鹿把手从幽珠身上拿下,立马从怀中拿出一枚丹药,塞进他的嘴里。
“你帮他把药力化解开来,你们在仔细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森鹿对着森妍说道,然后对着旁边两位精英弟子说道。
“夫君。”森妍双手按在他的胸口,手上微微绽放着光芒,帮他化解替你饿的药力。
看到他身上那狰狞的伤口,眼中的泪水中终于忍不住,“簌簌”不断掉下来。
“原来是这样,那修罗人和那个一起来的人,竟然背叛了吗?”森鹿手中青筋直冒,眼中冷冷地看着下面,他有想到一些人在最后或许会逃跑,但是绝对没有想到,那修罗背叛自己。
他脑中想到那个跟过来的男人,直觉告诉他,修罗的背叛,绝对和他脱不了干系。
“这…”那两个人不敢说话,支支吾吾说道。
“去忙你们的吧,我知道了。”森鹿深吸一口气说道,把他们给挥退下去。
“嗯”
在地面躺着的幽珠忽然一声轻哼,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就看到是森妍惊喜带着泪的眼睛。
“我自己来吧。”幽珠感受身体的疼痛,对方下手还是真够狠,在森妍的帮助,终于做了起来。
“夫君,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森妍这边擦着眼泪喜极而泣道,最初那个样子,真是以为幽珠醒不过来了。
“没事,你别哭了,我这不是没有事吗?”幽珠强笑道,却不小心扯住伤口,让他不仅吸口冷气。
“别动,我在给疗伤一下。”这边森妍见此连忙来到他的身后,手掌放在他的肩膀上,帮他调理身体的暗伤。
“门主,对不起,我没有关闭掉那条传送通道。”幽珠看着面前的森鹿,苦笑道,同时手中露出一枚稍许损坏的蓝色晶石。
虽然有些损坏,但是还是可以用。
“是谁把你打成这样,是不是他们两个联手把你给打成这样。”森鹿问道,要知道本身幽珠的实力也非常不错,在同等对手下,也是十分强劲。
“不是,是那个潘璇女修罗跟过来的男子,对方从身后偷袭,然后和对方交手一场,结果被对方打成这个样子,真的很厉害,我觉得他的实际战力都有大罗中期了。”幽珠坦白地说道。
“你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倒要看看,对方为什么敢在这个时候背叛。”森鹿看了一眼幽珠,没有多说什么,身形一闪转眼就消失在这里。
幽珠看着森鹿离开,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对方态度这么冷,自己明显感觉对方也有些怀疑自己,谁让自己的身份也是海族的一份子,在这个节骨眼上,哪怕自己是他的女婿,也会怀疑。
“不要怪罪父亲,这个时候他只是神经有过敏,一切都没有问题。”身后的森妍也能感觉其中一些微妙,立马安慰道。
“我知道,我并没有怪责。”幽珠闭上眼睛,开始全力调整修复自己的伤势。
这森鹿给他丹药,就是之前送给古争的那枚丹药,极快地修复他的身体。
而这边森鹿极速朝着最初进来的地点飞去,很快就来到幽珠被发现的地方。
原本他还想要继续前进,可是在蓝色漩涡附近,一股淡淡的空间之力,恐怕在那里什么也无法探知到。
他的身形走在空地的中间,依稀还能感觉周围战斗的气息。
这边他随手一翻,一面仿佛女人用的手中镜出现在手中,周围的一道道的花纹随着他法力的注入,开始变得明亮起来,在镜子表面闪烁起一丝丝银色雾气,让镜子中映照出的景物都开始有些模糊起来。
感受手中那股空间力量越来越强,这边森鹿猛地朝着上面一抛,手中的镜子直接冲入半空当中,一道银亮的光芒从上面发出,一层朦胧仿若月光的细细银光,把周围全部都笼罩起来。
而森鹿整个人退到外面,神色严肃,仔细看着面前,手中不断掐着法决。
很快在这朦胧的月光中,一前一后两个影子从前面冲了进来。
从那轮廓上来看,赫然是古争和幽珠的身影。
虽然只是一道影子,还是可以看出此时幽珠已经受了不轻的伤势,行动之间没有那般流畅。
身后跟着的影子抽出一把武器,在这个漆黑的影子中,都能看到一抹金光熠熠生辉,让森鹿的眼神更加凝重许多,显然这把武器根本不是寻常的武器。
紧接着,两个影子开始在这片空地上开始打斗起来,不过明显看得出来,幽珠从头到尾都被压制下来,甚至有几次,差那么一点点,幽珠就要被对方给杀死。
森鹿仔细看着,最后看着幽珠被对方一剑穿胸,那个古争抽出剑身,看也不看就离开这里。
而幽珠的身形在对方离开之后,身侧突然爆出一团黑色光芒,覆盖在幽珠身上,这才救了他一命,随即他就陷入昏迷当中。
森鹿知道,那是自己女儿给他的贴身香囊,里面放有自己准备的东西,只有在某种特定情况下,才会自动激活。
要不是这香囊,估计都撑不到回去,就很有可能重伤死在这样。
看到这里森鹿把法宝给收了起来,看来幽珠确实没有什么问题,自己担心多余了。
下一刻,他的身影出现在蓝色漩涡的前面,看着修罗一群人和那个叫做古争的男子。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