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xy1q超棒的都市异能 託塔李天王 線上看-第五百九十八章蘇全忠的威勢熱推-4rrfx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在羽翼仙归降燃灯道人之时,却不知道此时的大商军营之中来的两拨人,一波是与张山见过一面的罗宣,他现在领着他的师弟刘环前来投奔,不过这二人却并不用张山的接风洗尘,径自找一个地方休息去了,张山也不勉强,毕竟人各有志。
而另一波人则是带着一彪人马前来的,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商的大太子殷郊,此时的殷郊正在坐在张山的大帐之中,居于主位,其麾下两元大将,与殷郊都是一般有着三只眼睛,而区别就是,殷郊现在则是三头六臂之身,要不是殷郊现在持着申公豹提供的信物,就算张山也认不得这人是大商的大殿下殷郊。
现在的殷郊蓝色的面庞,赤红如火的头发,原本俊秀的脸已经看不出模样,而且獠牙外凸,模样凶恶至极,现在的形象简直不像人形,反而像一个山精野怪,不过张山对申公豹还是信任的,申公豹说来信特意嘱咐自己不要以貌取人,故此即使这殷郊如此形象,张山也对其礼遇有加!
“张帅,不知道你可曾听说我二弟之时?”
“二弟?殷洪殿下?二殿下据说是下山助苏护平叛,然后被阐教之人算计,用什么法宝把其化为飞灰了,不过这都是听说之事,没有亲眼所见,故此臣不敢确认!”
殷郊听了这张山如此说,眼中泪光莹莹,哽咽这道:“看来申公豹说的乃是真事儿,可怜我那弟弟,当年我二人为了逃命,走散了,没想到当年一散就是永别!唉~~~”
“嘭~”
殷郊在哀伤半晌之后,猛地把手中的酒杯扔到地上,咬牙切齿的道:“姜子牙,我殷郊与你势不两立!不为我小弟报了此仇,我殷郊是不为人!”
殷郊自从听了弟弟的噩耗,也无心在大帐之中吃酒,转身出了张山的中军大帐,去张山给他准备的大帐之中休息,在第二日天一亮,殷郊一大早就穿戴整齐,带着自己收服的马善和温良来到西岐城下,列开阵势,开始讨敌骂阵。
此时的西岐城,燃灯道人昨夜就带着已经收服了的羽翼仙返回西岐城,在众人惊奇的目光中,燃灯道人给李靖介绍了一下这羽翼仙,让李靖与羽翼仙互相见礼,而李靖深深的看了羽翼仙一眼,互相作揖之后,都立于燃灯道人身后,而李靖的心神却一直在羽翼仙身上徘徊。
李靖是想要找出这羽翼仙到底是不是孔宣的弟弟,可是在观察半晌之后,除了引来羽翼仙有些不耐烦的目光之外,一无所获,而姜子牙算是乐坏了,这也算是西岐城再多一员大将呀,这羽翼仙的速度如此快,要是全力帮助西岐,那么羽翼仙将有大用。
不过此时的燃灯道人却未有把羽翼仙介绍给姜子牙的想法,那意思很明显,这羽翼仙虽然是他燃灯道人的弟子,但却不给姜子牙当打手,姜子牙虽然有些失望,但面上却没有什么改变,只是继续部署,原本也准备趁着羽翼仙投降,借这个机会第二日出战张山。
可是还没等姜子牙出战,就看到城下有三人搦战,而姜子牙看这三人都是非常人能有的相貌,心中大吃一惊,这大商何时又来了如此多的帮手,不过此时燃灯道人与慈航道人都在这西岐城中,加上一众三代弟子,也并不示弱,故此姜子牙也摆明车马,出城迎敌。
而待到出城之后,见到一个熟悉的旗号“大商太子郊”,这旗号与上次殷洪打出的旗号类似,而燃灯道人在出了上次之事,特意重新梳理一下阐教三代门人的名单,恰恰有一个人就是叫做殷郊,乃是大商的大太子,在九仙山桃源洞跟随广成子修行。
见到这个旗号,燃灯道人扭过头来,吩咐雷震子道:“雷震子,你速速前往九仙山桃源洞,去寻你广成子师叔,问其弟子殷郊是否下山,若是下山了,就让他尽快赶往西岐城,让他亲自来清理门户,阐教三代弟子之中,一而再,再而三出现叛徒,此非吉兆!”
在吩咐完雷震子,见雷震子转身飞走之后,这才转过头对姜子牙低语几句,不外乎交代一下广成子手中都有什么法宝,这殷郊万一是广成子弟子,手中应该有什么手段,让姜子牙小心应对,而此时那殷郊的手下温良已经持着兵刃出阵搦战。
而大商这头,苏护之子是作为质子留在大商之中,此时也就他寸功未立,于是抱拳上前道:“丞相,全忠到西岐之后,寸功未立,然丞相对全忠的礼遇已超寻常将领,故此此战全忠主动请战,全忠此去必定斩杀对方,以震慑敌将!”
“这~”
姜子牙犹疑了一下,苏全忠可是苏护唯一的儿子,也是冀州侯留在西岐的质子,要是他出了什么意外,那么可能会影响到西岐和冀州侯之间的合作,到那时可是后悔莫及,故此姜子牙本能的想要摇头拒绝,可是还没等姜子牙说出口,苏全忠再次开口道。
“丞相不用考虑父侯那里的事情,全忠在此言明,诸位都可以做个见证,若是全忠此去战死沙场,都是我苏全忠一人执意如此,不关丞相以及大王之事,丞相就让全忠出战,越算为我冀州儿郎挣一些面子罢!”
苏全忠之所以执意出战,其实也跟苏护做决定投降西岐有关,现在在西岐城中,一众的西岐原班人马普遍看不起这后投效之人,这也是人之常情,不过苏全忠年轻气盛,可受不了如此的眼光,他这次就是要出去大战一场,展现一下自己的实力,震慑一下西岐众将士,也好给冀州投降西岐的将士鼓舞一下士气。
姜子牙见苏全忠如此,姜子牙再要拒绝却也不好看,于是点了点头之后,叮嘱道:“苏小侯爷,这员大将天生三只眼睛,定然有其神通,你此去要万分小心,勿要大意,而且见事不可为,且尽管退回,我自当着人接应于你!”
苏全忠拜谢姜子牙之后,策马出阵,就在苏全忠出阵之时,姜子牙把杨戬叫过来,开口道:“杨师侄,这苏全忠不比其他将领,乃是冀州侯苏护的嫡子,是我们联络天下诸侯,共讨大商非常重要一环,故此你一定要保证其安全,不能使其命丧敌手!”
杨戬皱皱眉,虽然不愿意承揽这样的任务,但是此时燃灯道人以及慈航道人都在此处,要是拒绝姜子牙也是不妥,要知道,保护一个人,比杀一个人要难的多,不过杨戬想了想自己三代首徒的身份,也就叹了口气,领了这个任务。
姜子牙见杨戬领了这个任务,心中也是一松,毕竟有杨戬出手,苏全忠就安全的多了,要是杨戬都护不住的人,那他也是命当如此,总不能让阐教的二代弟子给这个苏全忠放保镖把,那要传出去,阐教岂不成为笑谈了?
可是苏全忠并非如姜子牙想的那般不堪一击,此时策马前冲的苏全忠浑身的气血狼烟陡然爆发,那气血狼烟如天柱一般,直冲天际,把半边天都映的满是赤红之色,而这气血狼烟在冒出的片刻之后,在苏全忠头顶凝聚成一个赤红色的伞盖,声势极为骇人。
那殷郊麾下的温良仿佛从未见过如此厉害的气血狼烟之术,一时间心神被气血狼烟所摄,而苏全忠的马匹也是万中无一的宝马良驹,速度也是极快的,人借马势,手中方天画戟击出,有隐隐红色的气血狼烟相随。
温良此时才反应过来。仓促之间举起兵器,准备格挡,可是怎么是苏全忠接住马力精心准备的含有气血狼烟的一击?
只见方天画戟一勾,一送,荡开温良的兵刃,方天画戟的锋锐就扎入了温良的胸膛,然后苏全忠大戟一甩,就把温良甩开,掷于地面。

Tagged: Tags